晚霞报

治疗睡眠障碍 不能本末倒置
医生:控制伴发疾病,增加有效睡眠时间

□ 晚霞报记者 杨民


“晚上睡不着,白天打瞌睡!”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少老年人的睡眠质量急剧下降和缩短,让他们的晚年生活苦不堪言。对此,国家级心理咨询师、资阳市第四人民医院(资阳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女病区主任汪辉艳提醒,在治疗睡眠障碍的过程中,大多数人都存在本末倒置的现象,总是急于先解决睡眠问题,而没有关注睡不着的真实原因。这往往容易导致病情反复,严重影响老年人其他共存疾病的治疗和康复。

负面情绪是诱发失眠主要因素

“由于生理功能不断衰老退化,老年人成为多种慢性疾病的高发人群,也给他们心理上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汪辉艳医生分析,这种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剥夺了老年人参与社会活动的频率,诱发了其精神生活相对匮乏,在心理上更易产生抑郁、焦虑等负面情绪,从而导致睡眠障碍的产生。

“每周发生3次以上入睡困难(入睡时间超过30分钟)、维持睡眠困难(整夜觉醒次数大于2次)、早醒或总睡眠时间下降(通常少于6小时以内),这些都是睡眠障碍的主要表现形式。”汪医生强调,睡眠障碍治疗需要明确睡眠障碍的伴发疾病和控制伴发疾病,同时采用多种方式增加有效睡眠时间。

认知行为治疗能建立良性睡眠行为

“睡眠习惯指导、睡眠刺激控制和睡眠限制是认知行为治疗的核心”。汪医生指出,通过这三种方式综合治疗,能纠正老年患者关于睡眠的错误认识,并迅速建立起良性睡眠行为,从根本上解决长期失眠问题。

“认知行为治疗需要首先深入了解患者失眠的真正原因,然后才能进行针对性治疗。”汪医生举例说,在创建一个最佳睡眠环境的基础上,通过行为限制和刺激,帮助老年患者重新建立程序性睡眠模式,比如强调床只能用于睡觉,在有睡意之前不能到床上看书、玩手机等等。只有当产生困意之后,才能到床上睡觉,积极培养患者的良性条件反射。

权衡利弊是使用药物的关键

“对于老年人而言,良好的睡眠能让身体机能和心理状态得到修复。但在药物的选择范围和时间上要充分权衡利弊”。汪医生提醒,由于老年人往往多病共存,初次使用药物时需注意要从小剂量开始,逐步增加到有效剂量,并针对不同情况引起的睡眠障碍对症下药。

“在专业医生的指导下,合理使用苯二氮章类和褪黑素受体激动剂等具有催眠作用的药物,能促使老年患者的睡眠恢复正常。”汪医生指出,对于合并有严重焦虑症、抑郁症的老年患者,在常规使用抗焦虑抑郁药物的同时,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使用小剂量的具有镇静作用的米氮平或者曲拉等抗抑郁药物。


来源:晚霞报2020年6月2日 星期二 总第5364期 编辑:姚冰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