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拉着“架架车”去运蜂窝煤

2019年08月16日


上世纪60年代,城市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用蜂窝煤做燃料,还经常需要凭证购买。8月7日,66岁的熊祥芳老人打进本报新闻热线称,自己家中保存着一张1966年的“蜂窝煤供应证”,如今她想把这张带有历史印记的供应证捐献到社区。

在成都市观音桥社区“乡愁纪念馆”,熊阿姨小小翼翼地拿出了她珍藏已久的“蜂窝煤供应证”。泛黄的供应证封面印有成都市煤建公司的抬头和印章,里面标明了户主、地址、人数、月定量、购买记录等详细信息。“当年我们一家6口人,每月仅定量供煤80个,还需要购买40个溢价煤才够一个月的生活所需。”老人说,“蜂窝煤需要自己去搬,一个蜂窝煤2斤重,120个就是240斤。小时候几个姊妹帮父亲拉着‘架架车’去东光二队供应站拉煤便是我们的‘家庭作业’之一”。老人回忆,拉煤当天要起得非常早,基本到中午才能把所有蜂窝煤装上车。返家的路上,父亲弓着背使劲拉,几个娃娃就在后面卖力推,“虽然累得满头大汗,但一家人齐心协力的画面让我记忆犹新”。

熊阿姨说,回想起烧蜂窝煤的那些日子,虽然生活并不富裕,但留在她心里的多是温暖和幸福!

(晚霞报记者 杨民)


来源:晚霞报2019年8月15日(第5214期)星期四 编辑 熊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