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条例》实施周年回望 ——2019敬老月专题报道

《四川省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实施一年了
照顾住院父母 “护理假”落地了吗?


第一批独生子女的父母已逐渐步入老年,身体也逐渐衰弱,难免有生病住院的时候。然而越来越多的“421”家庭“上有老下有小”分身乏术,难以照顾老人。令人欣慰的是,去年10月1日正式施行的《四川省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规定,“老年人患病住院期间不能自理的,其子女所在用人单位应当给予独生子女每年累计不超过十五日的护理照料时间,给予非独生子女每年累计不超过七日的护理照料时间”。同时明确,“护理照料期间工资福利待遇不变”。

那么,这个“护理假”实行情况怎样呢?晚霞报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调查。

机关单位带头

10月7日上午,谈及“护理假”,王女士快人快语:“必须给这部《条例》和主动批给我‘护理假’的单位领导点赞!”今年35岁的王女士是成都市青羊区某机关单位的工作人员,今年7月,她母亲因为小腿骨折住进了医院,又恰逢她丈夫在外地学习,暑假为陪儿子她把年假也休完了。“节骨眼上,没想到单位领导主动告诉我,可以请‘护理假’回家照顾老人。”王女士说,“当时感动得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王女士的父亲王大爷笑着说,“如果让孩子为了能够陪护老人而请假,我还真开不了这个口。现在好了,有法律规定,老人生病,想有儿女在身边的愿望能得以实现了。”

部分民企力挺

“如果连合法的假期员工都不敢休、不能休,那说明这个企业本身出了问题!”聊及“护理假”,四川佳诚致远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华君坦言,“护理假”充满孝心、充满人性,是对“常回家看看”的法律条文在现实中常常不能兑现的一个弥补,更是一个人性假、良心假。“如果员工连父母生病住院都不能陪陪老人尽尽孝,那他们在工作上岂能专心尽心?”李华君表示,“在我们的企业,只要有重要的事特别是家中老人出现情况,随时可请假,从不扣工资。换来的是员工更加敬业和感恩,更加忠于职守,尽职尽责”。

该公司资料员陈丹等员工证实了李华君的说法。公司办公室的刘先生是独生子,今年三月和八月他的妻子和父亲相继生病住院他已请过2次假近30天。谁知国庆节期间他的母亲又重病住院,公司不仅同意他去照料老人,还派人去医院慰问他的母亲。

尚不尽如人意

记者走访调查发现,四川省各地各级机关、企事业单位已开始带头执行“护理假”休假制度,部分民营私营企业也在执行。但实施效果还不尽如人意。

“‘铁饭碗’的单位好请这个假,但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要想请这个假可就难了。”“我曾经也想请这个假,但是不敢,怕请假不成,还让老板把我给开了!”这是不少做子女的员工的顾虑。一些企业坦言,出台“护理假”肯定拥护,但意味着企业人力成本增加。

西南交通大学国际老龄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杨一帆认为,要保证“护理假”的落实,需要各方合力而为:建立合理机制,分担社会成本,平衡各方利益。对企业而言,多体谅员工的难处,富有人性化、人情味的管理才能留住人、留住心、留住才。对政府而言,在出台政策法规的同时,除给予一定的宣传指导和监督外,还应出台相应配套措施。例如,可以对贯彻执行好的企业采取一定税收减免或税收补助等方式,为其分担和弥补“护理假”额外增加的人力成本。同时,加大监督力度,把不执行“护理假”、不兑现护理期间工资福利待遇等的用人单位列入“黑名单”,倒逼政策落地。相信通过多方努力,落实“护理假”就不会成为一件难事。

(晚霞报记者 陈正达)


来源:晚霞报2019年10月23日 (第5248期)星期三 编辑 徐琳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