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社区故事〉〉

信号灯里的铁路记忆


提起老式铁路信号灯,不少人脑海中会马上闪现《红灯记》里李玉和手持信号灯的光辉形象。10月30日,71岁的明凌英阿姨在成都“5811青龙记忆微型博物馆”里,向晚霞报记者展示了一盏年代久远的“鹿城牌”铁路信号灯。“红灯停、绿灯行,保障着火车的行车安全。”明阿姨说,火车再高大威猛,也得看这个小小信号灯的“眼色”行驶。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装载各种蓄电池的手提信号灯纷纷登场,铁路信号员终于告别了使用煤油信号灯的时代。”在铁道部门工作多年的明阿姨介绍说,这盏手提信号灯全身由胶木制成,下面隐藏着一个大的蓄电池,大灯头需要板动手柄下方的开关,即可自由转换颜色,而背后的小灯头则用于信号员夜间照明。

“当年在工作间隙时我总是把信号灯擦得一尘不染,扳手部分还会涂上润滑油,让它始终保持最佳的工作状态。”老人回忆,每次下了夜班,首要任务就是把蓄电池带到专门的充电室去充电,如果需要添加蒸馏水和硫酸,专门的管理人员还会用万能表进行测试。“现在用的铁路信号灯先进多了,采用大容量的锂电池和LED灯泡,一次充电可连续用几十个小时。” 明阿姨说,每当看到这盏铁路信号灯,就想起过去的岁月,那一闪一闪的灯光,让她一生难以忘怀。

(晚霞报记者 杨民 文/图)


来源:晚霞报2019年11月6日 (第5256期)星期三 编辑 熊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