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擒获炸船“工人” 船舱里躲冷枪
9旬老兵回忆第二野战军军政大学进军大西南历程

□ 晚霞报记者 杨民 文/图


“二野军政大学培养了我,我在这里接受了人民军队的启蒙教育,从一个学生娃变成了一名光荣的革命战士。” “七一”前夕, 90岁高龄的老兵赵文回忆起72年前的革命学习生涯仍记忆犹新。

“1948年,我有幸考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军事政治大学学习。”赵大爷回忆,当时二野军政大学招收的基本都是知识青年。随着解放战争形势的发展,大片新的解放区需要革命干部,因此第二年,他们这批学员便随二野军政大学进军大西南。

“从南京乘火车出发,到武汉后下火车改为步行,一路向西走到宜昌,再坐船而上直奔重庆。1949年的春节天寒地冻,我们这些学生军背着背包,打着绑腿,在崎岖泥泞的山路上是边走边摔。”赵大爷清晰地记得,走到湖北孝感一带,司务长发现能在农民家中买到大萝卜,于是一顿“白水煮萝卜”就成了他们的大餐。“一点油都见不到,只撒点毛毛盐,但大家仍然吃得很香。”赵大爷说,如果运气好,再配上一大碗白米饭那真是一个香。

“除了行军条件极其艰苦,一路上还要提防潜伏特务和地方土匪的破坏。”赵大爷说,在宜昌码头,大家正按照计划登船前往重庆,然而就在准备起航的前一天深夜,一名“工人”的奇怪举动引起了大家的警觉。赵大爷和其他学员悄悄跟随其后,发现这名伪装成工人的敌特分子当晚悄悄潜入船上,想放置定时炸弹进行破坏,大家当即一拥而上将其擒获。“沿江而上的期间,当地土匪也会在高山之上往下扔手榴弹或打冷枪,首长命令我们一刻也不准出舱。”赵大爷说,那时天天呆在船舱内,秀丽的三峡风光一点都没有领略到。

“回想起这段‘娃娃兵’经历,现在还觉得热血沸腾,那真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赵大爷说。


来源:晚霞报2020年7月1日 星期三 总第5379期 编辑:熊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