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既是投稿人又是评报员
88岁老人讲述与《晚霞报》的故事

□ 晚霞报记者 黄美玲 文/图


袁成春老人在阅读《晚霞报》


“在十几种报刊中,我与《晚霞报》的关系最为密切。”9月24日,晚霞报记者来到成都市磨底河沿街,拜访了88岁的袁成春老人。因咽喉淋巴结肿大,袁老说话吞咽都有点困难,但他还是兴致勃勃地同记者谈起了自己与《晚霞报》的故事。

“从35年前《晚霞报》创刊开始,我一直自费订阅到现在。”袁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他最初订阅《晚霞报》主要是为了投稿。“我平时最爱看副刊,是《晚霞报》帮助我走上文学道路。”每次拿到报纸,他总是迫不及待地看看自己的稿子有没有刊登。“后来外省的战友在《晚霞报》上看到了我的文章,还专门打电话夸赞我。”袁老乐呵呵地说。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袁老还是《晚霞报》的特约评报员,前后有十多年。“批评缺点、表扬优点、提出建议,就是我的工作。”袁老不仅为《晚霞报》评报,还曾受邀为《中国记者》《中国新闻周刊》等多家报刊评报评刊。“当时我的退休工资是500多元,每月收到的评报评刊费、稿费比我退休工资都多。”袁老笑着说。

袁老不但喜欢读报,还喜欢自己制作剪报集,多年来,他收藏了245本剪报集,其中光是《健康与长寿》主题就有17本,此外还有《书道》《名家书画》《作家与作品》等。“这些都是我几十年来一张张剪贴收集的,对我和子女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我要永久保存它们!”袁老说。


来源:晚霞报2020年9月30日 星期三 总第5431期 编辑:熊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