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六旬阿姨玩转绣花针 一针一线养活一个家

□ 晚霞报记者 伍亚玲 文/图


李盛秋展示上世纪八十年代摆摊用的木牌


家住成都市成华区槐树店路的63岁李盛秋,靠自学钻研出一套精工织补的“绝技”:无论是比发丝还细的顶级真丝衣,还是被虫蛀得全是窟窿的大衣、毛衣,都能用一根绣花针,将衣服修补得几乎看不出痕迹来。30多年来,勤劳、巧手的她凭着自己的织补技能,养大了儿子,贴补了家用。

“布料在我眼里就是两根线”

2月19日,记者来到李盛秋家中时,她正在干活,“客人想把这件衣服改短,就只能把下摆裁掉一截,再把原来的装饰边镶回去”。戴着老花眼镜的她把记者拉到院子里,一边解释说“这儿光线好”,一边低头继续忙碌。

“随便啥子衣服,在我眼里就是两根线,‘金线’和‘银线’。”李盛秋说的“金线”和“银线”就是织成布料的经纬线,竖为经线、横为纬线。补破洞时,她会先排好经线,再依据布料的纹路、花色,把纬线织进去。缝补过程极其精细,只能靠针将线一根一根地织进去,挑几根、压几根,压线的走向都有讲究,错一针都可能前功尽弃,只能重来。“一坐就是七八个小时,熬夜是常事。”她笑着说,自己是“急性子”,只要有活儿,总想尽量在最短时间内完成。

不断创新织补方法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为了贴补家用,李盛秋在成都总府路南沟头巷搭起小板凳,背后竖块“精工织补”木牌,开始了缝缝补补的生涯。每日风吹日晒,补一个洞只收两元钱,“而且是边补边学,莫得人教”。慢慢地有了名气,找她缝补的人越来越多。

如今,她不再摆摊,主要通过微信和电话接活或上门服务。她的顾客除了个人,还包括仁和春天等市区的大型卖场。也有来自上海、西藏、宜宾等省内外的客人,慕名把衣服寄给她补。旺季时,她平均每个月要补三四百件衣物。

尽管辛苦,但李盛秋挺喜欢自己的职业。她说,以前衣料和工艺相对简单,补起来不太费事。现在材质和织法复杂多了,不仅要恢复纹路,还要做出同样毛茸的质感,但挑战这些难度对她来讲是一大乐趣,只要身体条件允许,她打算一直干下去。


来源:晚霞报2021年2月24日 星期三 总第5505期 编辑:杜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