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本报记者牵线
86岁老兵终与涂战友通上电话

□ 晚霞报记者 伍亚玲


“涂战友你好,终于联系上啦!”经过3个月的等待,3月15日,绵阳86岁的抗美援朝老兵杨志清在晚霞报记者的帮助下,如愿和住在成都的91岁老战友涂伯毅通了电话。

电话中,两位老战友聊起了当年在部队的情况。涂老回忆自己在战场上被美军投下的凝固汽油弹烧伤致残的情形时,杨老安慰他:“凝固汽油一粘到身上就甩不脱,我有一个战友就是被凝固汽油弹烧死的。能活下来,我们都很幸运!”

从军的岁月除了残酷的战争,也有温暖的回忆。“哎,你晓得电影《战火中的青春》中那个女扮男装的高山,原型就是特等女战斗英雄郭俊卿不?”“晓得啊,我看过她的故事!”提起心中的“明星”,还有喜欢的革命歌曲和诗歌,两位老战友有说不完的话。

半个多小时的通话结束后,杨志清老人仍然沉浸在兴奋之中,“我们42军在四川剩下的战友很少,同一个师的我只找到他一个人,今天能通话真的很高兴!”

1952年,16岁的杨志清作为42军126师后勤部战勤营卫生员奔赴朝鲜战场,主要工作是扑灭细菌、防疫注射等。回国后,他继续在部队服役,后转业到绵阳工作。退休后,他一边寻访昔日战友,一边撰写回忆文章。

今年年初,杨老在《晚霞报》看到关于一级伤残军人涂伯毅的报道后,十分激动,于是联系本报,表达了想跟对方通话的愿望。“我之前就看过涂战友的报道,晓得他是个多才多艺、身残志坚的人,1958年到北京演出,周总理还接见过他。我还看过他刚入伍时的照片,还有他爱人的照片,也知道他儿女的情况。我们是一个师的战友,同在朝鲜战斗过,好想和他通电话啊。”

在记者的帮助下,杨志清与涂伯毅所在的四川省革命伤残军人休养院取得了联系,但因涂老患眼疾需入院做手术,通话愿望只能暂时搁浅。直到最近,他才终于圆了心愿。


来源:晚霞报2022年3月23日 星期三 总第5718期 编辑:杜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