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清明听雨

□ 席永君

2019年04月11日


清晨,我在檐雨声中醒来!倘若不是这檐雨,我还真不知道窗外下雨了。民间有句谚语:“清明要明,谷雨要雨。”意思是说如果清明天晴、谷雨下雨,今年就会有一个好的收成。而这清明下雨又意味着什么呢?此刻,我温暖地躺在峨眉茶山深处的床上,懒得去多想这天晴下雨的意义,有这檐雨声听便觉人生美好,便觉幸福。这天籁之音胜过世界上所有的音乐。我甚至想象清明就是那一滴雨水,永远停在那半空中……我将一滴雨水放大成一幅清明图景,并沉湎其中。对于这样诗意而大胆的举动,爱默生曾追问道:“如果我能将手放在北极星上,它是否依旧美丽如斯?”檐雨声已把我变得异常感性,此刻,我放弃一切追问,我只想说,这幅清明图景不是张择端欢乐而俗世的《清明上河图》,而是一幅人置身于天地之间,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活图景。

雨水敲打着,敲打着,天地一派清凉。原来,这清明的雨是用来倾听的。千百年来,写下“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杜甫听过这雨声;写下千古名句“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杜牧听过这雨声;写下“归去,归去。江上一犁春雨”的苏东坡听过这雨声;写下“京国多年情尽改,忽听春雨忆江南”的元代诗人虞集听过这雨声……古往今来,无数穿行于华夏文明的文人骚客听过这雨声。

此刻,我知道这雨水形而上的意义,也知道这雨水形而下的意义。雨水是任性的,它的归宿不仅仅是长江大河,它还喜欢在树上流浪,让绿树发芽,众花开放。在茶山,雨水指引着“峨眉紫笋”生长的方向,“千年白芽”生长的方向,也指引着枇杷生长的方向,以及桃花盛开的方向,豌豆花盛开的方向。而在更广阔的华夏大地上,指引着众多在外漂泊的游子回家的方向!

雨下着,这雨下在杏花村……下到了我的血管里,和我的血液融为一体。千百年来,清明时节的雨就这样下着,这是一场美学的雨,还是一场伦理学的雨?!

我躺在床上,停止追问,静静地听着窗外的檐雨声,也听着自己的心跳。渐渐地,心中蓝天白云,一片晴朗。“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大茶人苏东坡旷达的人生情怀,永远是爱茶者的一面旗帜。因此,无论这清明是下雨,还是晴天,都不会影响爱茶者对先贤的缅怀,都不会影响爱茶者的家园意识、血脉意识、寻根意识,都不会影响爱茶者心中的春暖花开!


来源:晚霞报2019年4月11日 星期四 总第5146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