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白岩山:隐秘着的原乡

□ 李刚明

2019年04月11日


从成都东行50公里,便至龙泉山脉中段的白岩山。此地属金堂县五凤镇,山中岩石遍布,或壁立千仞,或突兀坠悬,色泽清润灰白,姿形各异,故山村因而得名。

这是一片原生的山地,域内七山四沟、群山莽莽、沟壑纵横、泉涌叮咚!山坡上古树林立、遮天蔽日,沟涧边野花烂漫,争奇斗艳,原乡的苍然与静美独显于此。

近年来,随着当地一些遗址的显现和外来文化探访者的考证,陆陆续续发现了大量的汉墓崖群、唐代石刻、宋代石窟,其中还不乏古木化石、恐龙化石。

当地著名文化学者李德富对此进行了深入的探究和整理。他指出:白岩山山形奇特,整座山呈座椅状,左高右低,是典型的“青龙壮高、富贵雄豪”,“白虎驯善”的“风水宝地”。坐落于此的白岩寺,每年的腊月十五至正月十五,成都、新都、简阳等地游客来此络绎不绝。2005年,当地村民修路中挖掘出来的部分唐代石刻和部分佛像,虽风化剥落、肢体残缺,仍不难看出佛身丰满、线条优美、表情自然、神态自若之形。据文史专家考证:此地佛像应成于七世纪末至八世纪初,是典型的唐代造像式样,造型精美。在川北地区、川东重庆及成都周边都有此佛像大量存在。

当地人俗称的“兵洞”,其实是东汉时期的崖葬墓群,在山岩上,高低错落排列着50余个。整个崖墓一般洞口不大,坐南朝北。山顶有一洞口较大,且洞内有洞,竟有三室。从发现的随葬物品推测,应是当时一显赫富豪人家。

五凤一带汉时属广汉郡,地处沱江流域,经济富庶,人口兴盛。当时墓葬流行崖葬。按当时国家“编户齐民”之指导,崖墓虽有大小之分,排序却是以成五成十而列。如今看来,那时先民不乏智慧,生态葬法与节约土地都兼而顾之。

生活于此的白岩山民,依山而居。长期的原乡生活与劳动中,山民们以自己独有的智慧语言和着这原生自然的韵律创造出了太多的山歌,形式多样,绚丽明亮。

《开山歌》语句简练明快、诙谐幽默、提神凝气、意蕴深刻,力显出那开山瞬间力聚千钧、勇力一拼的山崩地裂之势,一声吼中直冲云霄。《拉石山歌》则在轻松愉快之中凸显协调一致、干劲满满之态,一唱一和,舒快婉转。《撬石山歌》因施展力度不大,只需动作协调,节奏清晰,对应式的唱法柔美欢畅。《抬石山歌》需统一步伐,石压肩上,唱出的号子与山歌稳健有力,气沉胸间。

白岩(安家沟)85岁的庄兴太老人是山歌的引领人、传承人。如今虽已年迈,依然精神矍铄,唱起山歌来越发意气飞扬。从16岁起,他便随着村中的壮力干起这开山劈石的营生,一生就再也未放下这石匠活计。

如今,白岩山歌得到当地政府的抢救性保护,被列入了金堂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目。

腾身转揽九天近,举目回看万山低。海拔高度886米的白岩山九重天,是此地最高峰。站立此间,放眼望去,山峦叠嶂,苍翠含烟,东面的沱江似银带从山脚边缓缓地飘过。峻美壁立的白岩巨崖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和着清清山风、一阵阵山歌飘荡在白岩山上……


来源:晚霞报2019年4月11日 星期四 总第5146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