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再临槟城

□ 蒋忠民

2019年04月12日


马来西亚的槟城是个值得再光临的地方。

别的不说,单是景贵街那家吸引着全世界到槟城的游客冒着烈日排队,然后站在狭窄的街旁,津津有味地品尝的煎蕊就值得。

还是那个用两辆推车组合成的摊子,还是一个老人带着几个后生不停地忙碌,还是几乎从未断线的长队,络绎不绝的人们,本土的不少人穿过大半座甚至一座槟城来到这里,就为了吃上一碗冰渣、红豆、红糖水,还有绿色的细细的粉条类的东西混合而成的煎蕊。付3马币,从老板手中接过一小碗煎蕊,舀上一勺,放到嘴里,混合着香甜冰爽的感觉,立刻通过味蕾迅速传遍全身。

就是这样一个每天缩在这条狭窄街道边的小摊,名气之大,完全可以媲美米其林麦当劳这样的大牌,好些游客和吃货认为,不站在这条小街边,吃一碗这个摊点的煎蕊,就不算到过槟城。这个不起眼的煎蕊摊风头长盛不衰,远远盖过了槟城之所以得名的槟榔和盛产的肉豆蔻。

槟城首创在老房子墙壁上的3D壁画,是值得再临的另一个重要理由。尽管来过一次槟城,那次也为这座曾经是最早下南洋的华人定居并使之发展繁荣的小城而赞叹,也见识过画在老房子墙壁上的壁画,但总觉得印象肤浅。其实这次见过几幅精彩的壁画,也不敢说对槟城就有多么深刻的了解和印象。

第一次到槟城是黄昏,当时的旧街道行人稀少,标志性南洋风格的两层骑楼大多门窗紧闭,散发出一种垂暮气息。与3年前相比,如今这些老骑楼重新焕发青春,好些经过粉刷修正,开设各种迎合旅游的店铺。曾经穿行过的人迹寥寥的街巷,此刻穿梭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他们大多数跟我一样,寻找着那些独具匠心的壁画,力图从中看到世代居住于此的华人艰辛传业,辗转生存的依稀背影,倾听他们挣扎的呼吸和思乡的感慨。

一面残墙上画着一个男青年骑着单车,后座上坐着一个少女,青春的微笑和憧憬洋溢着,从画面上一点一点释放,感染着慕名而来的每一个人。有游客摆出依附后座女孩状,拍摄一幅自我感觉良好的照片,让这壁画和壁画带来的感动定格,成为生命中一段美好回忆。

另一条老街巷,一家杂货店旁的旧墙壁上,一个踩在旧椅子上身穿黄色旧短袖的孩子,踮起脚尖,尽力伸长手臂想拿到放在小格子里的小罐子。如果不留神,路过者会以为店铺主人的孩子好调皮,而只要驻足就会会心一笑,原来这是一幅极为逼真的3D壁画。虽然画的是孩子的背影,他的渴望和努力甚至咬牙使出吃奶劲头的表情,一一透出墙来。孩子对面一条小巷,狭窄得只能一个人仄身而入,巷口的旧墙壁上,一扇打开的窗户被一只瞪大好奇眼睛的猫占满。不消说,这又是一幅壁画杰作,充满了艺术张力。

槟城值得再临的理由还可以举出好多,但我想,有这两条足矣。


来源:晚霞报2019年4月12日 星期五 总第5147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