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诗翁百年情与歌

□ 曹树清

2019年04月19日


我特别尊敬的老诗人、都江堰市《老年文学》《玉垒诗刊》创始人、情同手足的师长陈道谟先生已辞世一年多,怀念之情油然而生。

多年以前,因四川散文学会文友部刘慰怀的引领,我们很多文友如向洪亭、萧源锦、陈述爵、陈光裕、刘长云和我等都积极参加都江堰的文学活动,因此结识道谟先生。道谟先生给人的印象是,像一头老黄牛,苦苦支撑着《老年文学》《玉垒诗刊》的存在和发展。他倾其全力,在班子成员钟铭祥、张天健、向永久、宋光鑫、刘世琼、郭宽广、刘慰怀等辅佐下,克服重重困难,把全国及东南亚一带知名的《老年文学》办成了闻名国内外的老年期刊,也吸引了全国各地诗人向《玉垒诗刊》投稿。

道谟先生一生致力于文学与诗,年轻时据说一次又一次把家中的谷子卖了拿去办《挥戈文艺》,一次又一次把家中钱粮拿去帮助残疾文学青年和其他文友,一次又一次将自己的稿酬拿去捐献给贫病作家基金会。

我每次去玉垒诗社开会,都能见到道谟先生。先生给人的印象是稳重、诚实,话语很少,即使是在会上讲话,他也不会滔滔不绝、口若悬河。我们见面握手,也是三言两语,内热外冷。我们多次请他一起照相,他都面露喜色,微笑而应。

多年来参加玉垒诗社和老年文学活动的文友部同仁,与道谟先生交往日久,感触良多。先生的内热外冷,他的辛勤付出、执着追求,他的求真向善,他的虚怀若谷,他的平易宽容,他的低调为人,都给我们留下刻骨铭心的印象。

我曾经和著名作家高缨的夫人段传琛老师有过多次交谈,她说,高缨多次提到,他很佩服都江堰《玉垒诗刊》《老年文学》的陈道谟,没有拿国家一分钱,搞这么多活动,出这么多刊物,真不容易。

2006年11月6日,“老年文学学术研讨会暨陈道谟从事文学创作70周年座谈会”隆重召开。在来自美国、北京、上海、江苏、浙江、云南和省内17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的盛会上,陈道谟先生作了简短发言,斩钉截铁,至今还在耳边回响。他说:“我从17岁开始写诗或为诗而奔走呼号,至今70年了,与诗已结成生死恋。十年浩劫被整得死去活来,被关进牛棚,我也没有忘记写诗或与青年谈诗。走出牛棚,恢复工作不久,我就组织学生办墙报,办文学社,不怕别人说我翘尾巴。我一生有‘三爱’,爱诗爱友爱才。我爱的是人才的才,不是钱财的财。”

这就是我尊敬的陈道谟先生最闪光的人格体现。老作家、老诗人、已故的高缨老师曾写道:“道谟属于诗/道谟属于朋友/道谟属于人民/道谟属于春天。”


来源:晚霞报2019年4月19日(第5151期)星期五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