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两个“米寿”老翁的传奇

□ 郭常儒

2019年04月19日


我叫郭常儒,他叫钟伦聪。我和他有着相同的年龄、相同的工作经历。多年后,我和他又在都江堰市社会综合福利院不期而遇,有了相同的福祉并安度晚年。这对我们两个“米寿”老翁来说,也许就是一个传奇吧!

我和他的工作经历十分相似,都是于上世纪50年代初(1950年—1951年)在内地参加革命工作后调到川西北高原的阿坝州工作的。在这期间,我俩都亲身经历并见证了民族地区的平叛、民主改革、合作化、人民公社及乡村基层政权的建立;参加并培养了各民族干部,建立农村基层党、团组织,发展党、团员等等工作。1955年3月,我俩又被组织派到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开办的以《中国共产党三十年》为主要理论教材的政治理论班,学习中国革命斗争史。学习结业后,即回到各自县担任理论教员。(见图,后排右起第一人为笔者,第二排左起第一人为钟伦聪)

1956年,我俩又被组织派到中共四川省委第二初级党校学习哲学知识。当时,党校将成都、阿坝、雅安和泸州四个地区的理论教员划分为了一个学习小组。

我们学习小组还成立了临时党支部,选出了七个支委。图2拍摄的就是我们当时学习小组的党支部的支委成员。学习结业后,我俩又回到各自工作的县里,全面系统地对在职干部职工进行理论宣讲,组织学习、讨论。在完成了教学任务后,我俩都分别被调往各自工作的县宣传部任职。“文革”后期,我俩又先后调离了宣传部和文化系统,前往其他部门工作,直至退休。(见图,前排左起第一人为笔者,后排左起第一人为钟伦聪)

几十年的工作、生活经历转瞬即逝!如今,我们两个88岁的老翁又相遇在都江堰市社会综合福利院,同享晚霞夕阳之福。我们一同回忆过去,一同参加院内的各项活动,十分开心。儿女们看到我们快乐无忧,安度晚年,也是十分放心。这正是: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来源:晚霞报2019年4月19日(第5151期)星期五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