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我3次见到周总理

□ 曹经

2019年04月26日


我今年84岁,那天,在翻阅集体照片时,一张黑白的、有着100多人的集体照映入我眼帘。虽然我已经看不清自己在哪里,但是,照片第一排中央的周总理我却一眼就看到。啊!这是我在原苏联杜布纳联合核子研究所工作时,周总理接见我们的合影。

那是1964年11月,周总理到苏联访问,我作为中国科技人员代表,在莫斯科伏鲁科夫机场欢迎周总理。周总理下了飞机,就同我们一一握手,我永远也忘不了周总理亲切的笑容和温暖的手。几天后,周总理又在中国驻苏使馆正式接见了中国在苏的军事留学生、在杜布纳联合核子研究所工作的中国科技人员以及大使馆工作人员,这张照片就是那天的合影留念。合影之后我们很随意地或站着或席地而坐,聆听周总理讲国际形势。总理说,虽然赫鲁晓夫下台了,但苏联正在执行的是“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路线”。

其实,此前我还见过一次周总理。那是1955年,当时我在云南大学读书。一个星期天,我正在教室里画黑板报刊头,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周总理来了!周总理来了!”我赶紧跑出教室。正看见总理在和一个刚打过篮球的同学交谈,我和好些同学都围上去,周总理关心地问:“同学们,你们在学校的学习生活习惯吗?学生伙食好不好啊?”大家都说“好!好!”这时,我们看到经济系的张若名教授张开双臂飞奔过来,她跑到周总理跟前就紧紧地拥抱着总理,并亲切地喊着:“恩来!恩来!”一看就知道他们关系十分亲密。原来,这位张教授,竟然是周总理的初恋。她是“五四运动”的一名先驱者,是周总理的早期战友,后来因特殊原因分手,但一直都是挚友!

我们都被他们相见的场面感动了。周总理很重情义,这次是趁赴印尼参加亚非会议途经昆明,利用星期天,专程来看张教授和她先生杨堃教授的。因是私人活动,没有通知校方,故没有任何学校领导出现,我们也没见到周总理身旁戒备森严。不过,当时我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1957年张教授会被打成“右派”,而后自杀。直到“文革”结束后,在邓颖超亲自过问下,张教授才得到平反,恢复了名誉。

第3次见到周总理,是在1965年5月某日。那时我已经从苏联回国。那天,从四川老家来了几位亲人,我准备请他们吃北京烤鸭,我们刚走到前门全聚德烤鸭店门前,有人伸出手臂挡了挡我们说:“请暂停一下,让外宾先过去!”这时,我们才见到是周总理和朱德总司令正陪同外宾从店里出来,然后上了轿车。亲戚们激动地说,“哎呀!真没想到,这次来北京能亲眼见到周总理和朱总司令啊!”而我却有些显摆地说:“我已经是第3次见到周总理了!”


来源:晚霞报2019年4月26日(第5155期)星期五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