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大哥医腿

□ 王斌

2019年04月26日


大哥压断腿那年刚上五年级。五年级的两个班进行拔河比赛,比赛才开始,那根拔河绳子就被拉断了,五六个同学全都倒在大哥身上,他的腿当时就被压断,站不起来了。

大哥的班主任金老师从学校跑到家里找到母亲时,她刚从地里挖了一背篓红苕回到家里。一背篓红苕还放在门外的石礅上,母亲就跟着金老师一路跑到了学校。

母亲把大哥背到了镇尾的李孟林诊所。从第二天开始,她便放下手里所有的事,一心一意医治起大哥的腿伤来。起初,母亲每天早晨和中午都要背着大哥去诊所换药,过段时间,大哥腿伤稍好,母亲便从隔壁陈婶那里借来了一辆小货三轮,每天载着大哥到诊所去换药。那次治疗腿伤,有件小事是令大哥难以忘记的。在给大哥的伤腿上夹板时,夹板刚固定好,大哥就痛得叫唤起来,他用手捂着伤腿对母亲说:“妈,上夹板太痛了,我不上了。”母亲问李医生,能不能不上夹板。李医生摆摆头,母亲便转头对大哥说:“老大,我也知道上夹板很痛,忍忍,要不你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见母亲没有周转余地,大哥只得咬咬牙,接着上夹板。

大哥有腿伤不能上学,母亲却不愿让他因此耽误了学习。她和大哥的班主任金老师商量了一个法子:大哥在家自学,每天下午4点过学校放学时,她到学校抄下当天的作业,第二天早晨带大哥上诊所看病时,顺带又把大哥做的作业交给金老师。如此,大哥因腿伤耽搁了两个多月的学习时间,学习却一点也没有落下。

有了母亲的精心照料,大哥在压断腿后的两个月零17天后,终于可以拄着一根夹棍重新到学校上课了。

40多年的时间转眼即逝,可大哥却常说,当年母亲带他上诊所治腿伤的那一幕却仿佛就在昨天,母爱深似海。


来源:晚霞报2019年4月26日(第5155期)星期五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