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鱼凫王与紫苏

□李永康

2019年04月30日


诗仙李白在《蜀道难》中写道:“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鱼凫王因教民捕鱼建都温江而美名远扬,但是,大家都不知道鱼凫王却是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

三千多年前,鱼凫王来到温江带领大家族以捕鱼为生。有一天早上,他发现长在杨柳大江滩地一片紫色的草好多被无端地断了尖,还有叶片散落在地上。他知道,这种草有一种怪味,连虫子都不肯去吃,部落里更没有人去动它。那时候,温江这里只有他这个族群。他有点紧张,以为又有别的部落的人来侵占他的地盘了。他派人四处查看,什么也没有找见。他实在是想不通,于是夜晚躲在近处的芭茅丛中守候。接连守了几天晚上,他才看到是几只像猫一样的小东西(那时候他不知道是后来才命名的水獭)从杨柳大江中爬上岸来,有的衔着鱼,有的叼着螃蟹。起初,这小东西先把鱼和螃蟹吃了,然后就去咬食几片紫色草的叶,有的咬紫色草的嫩尖。一会儿吃好后,几只像猫一样的小东西就在月光照着的河滩上嬉戏游玩,好不快活。鱼凫王觉得有趣,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他从芭茅中出来,那只像猫一样的小东西见有响动,一下子蹿到河里不见了。

话说“秋风起,蟹脚痒;菊花开,闻蟹来”。当时,杨柳大江里的螃蟹非常多,又大个。有太阳的时候,它们还要爬到河滩上来沐日光浴,场面非常壮观,数千只螃蟹在河滩上,黑压压一片。但部落里的人是不敢吃螃蟹的,因为有一次几个人在一起吃时,觉得很香,那时他们是把什么都当成主食,等觉得饱了,肚子却疼痛无比,额头直冒汗,实在受不了,倒在地上打滚,还哭天叫地的,半个月也打不起精神来。这一年秋天,看着满河滩张牙舞爪晒太阳的螃蟹,有人说,还要吃螃蟹。起初,鱼凫王不赞成。后来,他叫人把紫色的草采来熬了几碗汤摆在面前,吃一只螃蟹喝一大口汤,又吃一只喝一大口汤,接连吃了49只,肚子都饱了,也没有事,感觉很舒服。从此,鱼凫王部落的人就知道那紫色的草和着螃蟹吃,感觉非常舒服。这事先在部落传,慢慢就流传到别的部落里了。温江鱼凫王也成为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

这个故事流传一千多年以后,华佗也听说了,因为华佗是医生,并把这种紫色草的药用价值在行医中推广应用。人们以为是他观察到的,就编了个传说故事记在华佗的账上,实际上是温江鱼凫王在生活实践中发现的。因为这种紫色的草病人吃了很舒服,人们就叫它紫舒。叫着叫着,后来记录在医书上的学名叫紫苏。


来源:晚霞报2019年4月30日 (第5156期)星期二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