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庭前柏树子(外一首)

□ 杜均

2019年05月14日


像一个走出内心冰与火的人

远离颠倒梦想。在尘世扎根

并随时保持抽离,在众目睽睽之下

隐匿。只留春风盘桓

向着日头生长,与万物一起

裸呈渴意。在声色以外,翠叶臻臻

打坐成 一座悬空禅语的孤塔

并温柔地敛翼、静默

看见庭门洞开,以及洞开后的虚空

看见心香燃起、人影离散

当暮鼓敲响时,与善男子、善女子

同时淹没在众生相里

天上地下,从千万条路出发

又迷途知返,归于最初的无名

欲念一减再减,直到最后

惟愿清风时常吹拂

临邛醉酒


嘘!静下来,不必揎拳捋袖

在临邛饮酒宜浅酌宜低唱

白瓷碗琉璃盏铺排梦的里程

微醺的乡音,慢慢吟出——

竹简的汉,线装的唐

和秋风预备一场私奔吧

让衣襟浸染上古典的幽香

此时宜雨宜雪也宜人间烟火

相对若无语,且从杯酒里抵达

爱的烈焰,诗的柔肠


来源:晚霞报2019年5月14日 星期二 总第5161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