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追寻悠远的诗意
——读李贵平《历史光影里的茶马古道》

□ 张登高

2019年05月16日


我有茶马古道情结。我老家通向山外的青石路就是一条茶马古道。因此,捧读李贵平《历史光影里的茶马古道》(中国文史出版社2019年5月出版),我很亲切。

贵平笔下一代代背夫马帮的背影,是一个时代的历史画卷,也是我祖辈、父辈背茶人生的写照,还唤起我奔跑在那条古道上的儿时记忆。

贵平是我的大学同学。他来自长江巫峡的大宁河畔,像李白笔下那只催送轻舟驶过的猿猴,藏而不露,心怀诗与远方。

大学毕业后,他几经辗转,毅然选择辞职,闯荡成都,跻身《华西都市报》,当编辑,当记者,干得风生水起。

流年似水,我们联系并不多,但是,因为热爱写作,我们不会相忘于江湖。我有一种预感,他不会满足于写跑马观花的采访文字。可是,他的爆发点在哪里?我不知道。或许,他也不知道。他要知道,早就爆发了。直到他走上茶马古道,厚积薄发。

贵平就这样在茶马古道上“走”出了自己的新境界,走出了一片大天地。一个整版又一个整版的行走美文,赫然出现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南方周末》等国内顶级报刊上。

茶之西去,马之东来,让他思接千载,心游万仞,让《历史光影里的茶马古道》气象万千。我们从中看到了别样的山水、别样的人生,还看到了源远流长、一脉相传的历史与精神。这是行走文学,或者老的说法游记,或者田野考察随笔,或者大文化散文,一个新的成果。

这是一朵跨界写作的奇葩。文史、宗教、民俗、时尚等融为一炉。茶马古道的命名者之一、北京大学陈保亚教授说得好:“贵平的故事建构了一种独特的行走文学形态,这就是深入的行走、瞬间的捕捉、真实的记录。” 这是贵平对茶马古道历史与文化的独特贡献。这是他孜孜以求、苦苦追寻和捕捉到的一种悠远诗意。这种诗意,不仅有美,还有一种虔诚,一种怀念,一种执着,一种丰富、壮阔和完整。第一部分“驿站遗韵”,从茶马古道的起点雅安,到沿途的清溪、荥经、松潘、康定、薛城、巴塘等,每一个驿站,他以汗为墨,星星点灯,为我们照亮了一片又一片废墟与遗迹。第二部分“马帮背影”,有艰难,有凶险,有浪漫,那些行走在茶马古道上的先辈,在他的笔下风采宛然。第三篇章“人物踪迹”,书写出茶马古道上的另一群行者,他们是茶马古道历史文化的总结者、研究者、朝圣者、守护者。贵平让他们从不同的角度,向我们展示了茶马古道的魅力。第四篇章“茶香余味”,力图在茶马古道复杂的政治、经济、军事等历史背景中探寻其前世今生的深远意义与影响。

四个篇章,让沉寂在崇山峻岭中的茶马古道呼之欲出,有了温度,有了质感,有了诗情与画意。四个篇章,三四十篇佳作,历时数年,得来不易。图文并茂,赏心悦目。茶马古道在呼唤。

如果你想出去走走,却没想好走哪儿,就把贵平《历史光影里的茶马古道》当路书,去茶马古道吧。


来源:晚霞报2019年5月16日 星期四 总第5163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