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忠烈红碉楼

□ 税清静

2019年05月23日


“03、03,我是01,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

“02、02,01命你即刻率领你部占领101高地,务必于22日12时前歼灭来犯之敌!”

通讯兵忙而不乱地下达着命令,两位军政首长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地图,不时在地图上指指点点。门口不时有人进进出出,门外红色碉楼上数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正密切地注视着远方……远处不时传来一阵阵枪炮声,每一声炮响都会惊得红碉楼下蜷缩着的老黄狗抬起头来,竖起耳朵听上好一阵。

地处川南边陲要塞的四川省屏山县龙华,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古时曾作为都阃府统兵平蛮之地,1950年曾作为上接乐山、下控屏山,指挥解放屏山县的根据地和大后方。

2019年5月15日,上午9时15分,站在作为龙华场镇的地理最高位置红碉楼作战指挥部旧址,我想象着69年前,这里作为解放军剿匪指挥部时,应该是无比的繁忙。可是现在,这里不过是曾经的龙华小学操场,两座钢制篮球架与一张乒乓球桌,静静地站在雨后的水泥地上,向曾经为解放屏山牺牲的英烈们默哀。我没想到新中国都成立快一年了,在遥远的大西南,为了解放龙华消灭国民党残余和土匪武装,还有那么多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的名字是:李润田、李锋号、夏应道、刘春发、段德发、许大发,我们应该永远记住他们。

英烈的生命没了,这里因红碉楼而闻名的红碉楼也没有了,操场上靠近教学楼的这边,还耸立着一栋高大的老建筑,这栋建筑就是当年的解放军剿匪指挥部。龙华镇文化干事陈长春说:“龙华小学在搬迁新址前,老师们便一直在这栋房子里办公。”

这栋建筑坐西向东,四四方方,上下两层,地基得有两三百平方吧,四周墙壁下方基墙全部是条石砌成,大概有一米二高,上部砖墙前后开窗,除正面下层中间开门外,前后两堵墙上共开有38个小窗。斜坡瓦顶,川南建筑风格。后墙两层窗户间一排硕大手写白色美术体标语“推行均衡教育依法治教”还清晰可见,令人不禁回想着操场上数百小学生整齐划一做广播体操的盛景。围着此屋转了几圈,我总觉得这栋建筑与普通的房子有些不同,但一时也说不出个原委来。操场边上的大黄桷树应该见证了红碉楼和指挥部以及在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但它却只是一个劲地摇头,对我讲不出一个字。

后来查找资料才知道,1800年前,蜀汉丞相诸葛亮曾经在这一带统兵打仗,据说“七擒孟获”中有一次便发生在龙华境内。又一说是“七擒孟获”期间,诸葛亮曾派兵将龙华当地的彝人遣送到了凉山,后世百姓为感念诸葛亮,便在龙华镇后来的龙华小学处,修建了武侯祠。武侯祠由前殿、正殿和后殿组成,1923年,国民政府拆祠办学,将前殿改为“龙华国民学校”,正殿和厢房也同期被拆,仅剩占地250平方的后殿,直到1990年,已是危房的后殿才被拆除新建为龙华小学教学楼。

因此,那座现存的解放军剿匪指挥部的建筑格局,应该受原武侯祠殿堂结构或者地基等因素的影响无疑。所以,千百年来,世世代代龙华人深受蜀汉丞相诸葛亮忠君、爱国、爱民,赏罚分明,廉洁奉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品质影响,才有解放后剿匪时前仆后继的英烈产生,也才有今天团结奋进、开拓创新、自强不息、幸福美丽的新龙华。

朗朗的读书声已经远去,从这里走出去的众多学生已成为建设龙华、建设屏山、建设美丽富强新中国的栋梁。我希望、我坚信,这里只能作为一个纪念诸葛亮、缅怀革命先烈的遗址,再也不会作为作战指挥部了。


来源:晚霞报2019年5月23日(第5167期)星期四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