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军旅生活记略

□ 黄太平

2019年05月24日


1978年底,我踏上西去的列车,在新疆乌鲁木齐南山庙尔沟侦察连,开启了4个春秋的军旅生活。虽然短暂的从军生涯已过去30多年,但军旅生活中的一桩桩往事,仍时常在我脑海里回放——

【学走路】

当兵,从学走路开始。次年3月,连队开始新兵队列训练。

“走路,谁不会!还训练什么?”我有些自负。可几天下来,我们班八九名新兵脚步总是走不到一块、跑不到一块。“别看你们个个初中生、高中生的,以前确实没有好好走路、跑步。从老百姓到军人的转变,就得从学走路开始。”班长严肃地训导我们。

再次开训,班长找来一根长竹竿,让俩老兵抬着横在队列稍前面,让我们练习摆臂。随着班长“一、二、一”的口令,我们的双臂机械地摆动着,既不能触碰竹竿,又不能距竹竿有稍大的间隙。半天下来,手臂酸痛难忍……

一个月后,我们班的队列行进,齐步走“嚓、嚓、嚓”,跑步走“笃、笃、笃”,正步走“啪、啪、啪”,脚步声悦耳动听,摆臂高低一致,前后齐整,自然有力。在会操中,还获得全连的啧啧称赞呢!

【紧急集合】

新兵训练的一天晚上,我们刚刚入睡,连部通讯员紧急而短促的口哨声便在营区响起。

“快!起床,紧急集合!”班长压低声音喊道。全班战士迅速从通铺的床板上弹起来,黑暗中,在紧张默声的三四分钟时间里,摸索着穿衣裤、打背包、穿鞋袜……最后以排为单位跑步到连部集合。

待全连集合完毕,随着连长一声令下,我们便开始了入伍以来第一次全副武装夜间急行军演练。

几分钟后,队列中有人慌张报告:“报告连长!我的背包快散了。” “报告连长!我的背包已经散了。”然而跑步前进的队伍始终没有停止。待队伍回到连部,连长逐列检查发现:不少新战士的背包已经松散,有的鞋子或裤子反穿……

“反穿鞋子跑步,舒服不舒服?”连长问一位新战士。“报告连长!不舒服。”队列里“哧”地发出一阵窃笑。

“同志们,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各班反复练习打背包,练习紧急集合。”连长总结道。

【半个馒头】

一天午饭刚结束,连部通讯员一边急促地吹口哨,一边高声喊话:“全连到食堂集合!”我们迅速穿戴整齐,列队跑向食堂门口。只见食堂门口指导员和连长表情十分严肃。

“同志们,这是什么?”指导员手里拿着大半截湿润的馒头,一字一句地问道。“白花花的馒头,竟被我们的战士随意扔进了潲水缸!谁扔的?”他越说越激动,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没有人说话,队列里出奇地静,静得好像能听见每个人的心跳。“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无论你来自城市还是农村,都必须珍惜粮食!”

说完,指导员、连长先后从湿润的馒头上掰下一小块放进嘴里,并让通讯员给每列纵队发一个从潲水缸里捡起的半截子馒头,让全连官兵“品尝”这些馒头的味道。从此,连队的潲水缸里再也没有出现随意丢弃的馒头和包子。


来源:晚霞报2019年5月24日(第5168期)星期五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