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西眉山上的丝茅草

□ 胡佑斌

2019年06月06日


西眉山上的丝茅草扬眉一笑

麻雀归来了,山鸡归来了

芍药、紫丹摇曳在它季节的容颜里

40年前,西眉山上的丝茅草

土埂、石缝、坟岗是它生长的噩梦

汗水甚至山歌不能为它漾起一丝涟漪

西眉山垂头丧气,麻雀走了,山鸡走了

好想开出花来,留世间一缕芳香

镰刀将它的梦剜割,青春年华被塞进土灶里

如今,西眉山上的丝茅草

与泥土、山川、沟壑、云朵畅想

与宽敞的马路、华美的高楼隔空蹁跹

与乡村霓虹、城市车水马龙神话般演绎

丝茅草不再恐惧镰刀,如今却难为情

画笔醉在它怀里

诗人掀开它的石榴裙


来源:晚霞报2019年6月6日 星期四 总第5175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