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地铁圆我快行梦

□ 傅全章

2019年06月04日


地铁,这个名字对于我这个“40后”来说,是既新鲜又陌生的。

就是前些年虽然知道了这个时髦的名字,但也一是不知道地铁究竟是什么样子,二是认为也只有北京、上海那些特大城市才会修建,或者最近的也不过只会在成都市中心地区修建。想也没想过地铁会修到家乡龙泉来。

快速发展的社会,让有些事情的到来,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就说这地铁吧,就比我们想象的来得快。

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龙泉人,关于人与道路,有太多的回忆。

无论是“天晴一把刀,下雨一包糟” 的黄泥路,还是坑洼不平,汽车一来,要么尘土飞扬、要么泥浆四溅的碎石公路,多少年来,走在上面的是肩挑背磨者,或是“吱儿吱儿” 叫唤的鸡公车,或是人力车,或是马拉车……日晒雨淋,汗流浃背……

上个世纪70年代,那时我已在家乡的界牌中学工作,到成都去看电影《卖花姑娘》,公共汽车由于人多车少难于赶上,硬是从学校附近的界牌铺步行15公里多到成都市内电影院。

1974年我到龙泉驿区区委办公室工作后,一次,我用一辆老旧自行车搭载三四岁的女儿,与同事一道,到成都动物园参观。返回时天已黑,我用力飞快地蹬着车,女儿坐在自行车后架子上,但由于疲劳,女儿却在打瞌睡。这是事后想起来都感到后怕的危险情景:假如女儿打瞌睡时两只小手松了,从飞快的自行车上摔下,后果不堪设想。那时,要有地铁该多好!

过去的交通难,难到什么程度,恐怕今天的年轻人难于想象。我父亲虽然是个农民,但因为有一些文化,上个世纪50年代合作化时期担任合作社会计,到距家150多公里的专署所在地内江开会都是步行,一天肯定走不拢。有一次会议结束返家,最后那天走到石经寺天就黑了,可石经寺距家还有20多公里,父亲只能摸黑走,翻越“上山十五里、下山十五里” 的龙泉山。

如今,当我和家人坐在整洁、舒适、快捷的地铁车厢里,总是感慨良多!从龙泉以及龙泉境内沿线各站到市内,既轻松又快速,我们在交通上享受着高品质的生活,这是我逝去的父辈、爷辈没有享受到的,作为后辈,我为他们感到遗憾,也为我们这一代能赶上地铁时代而欣慰。这都是改革开放的成果啊!

古典著名小说《封神榜》中的“土行孙”,有遁土的本事。所谓遁土,就是能在地下畅行,“土行孙”可以从马前遁土后一下钻到马后,那是伟大而聪明过人的作家的想象力的产物。而今我们人人都有了“土行孙” 的本事:我们可以从地铁口“遁土”后,快速地从城东到城西,又从城西到城东;也可从城南到城北,从城北到城南。父辈们要花一天时间才能辛苦走完的距离,我们不到吃一餐饭的时间就能赶到。

我们是幸运的一代,我们赶上了伟大的地铁时代!

地铁圆了我们快捷出行的梦!

我们的后辈会是更加幸运的一代又一代,因为他们会创造出更加光辉灿烂的文明新时代!


来源:晚霞报2019年6月4日 星期二 总第5173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