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索桥历险

□ 郭中华

2019年06月14日


当知青那年,列车一进入德昌县境内,崇山峻岭之中,安宁河蜿蜒陪伴着我们,给人印象深的,莫过于横跨河流的索桥了。这里的索桥比比皆是,小巧简便,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出行。   

我下乡的生产队挨河边就有这样一座索桥,这座索桥是我们大队几个生产队以及后山彝族同胞通向河对岸的唯一通道。逢场天或送公粮的日子,桥上人来人往,一派繁忙祥和景象。当地人说,没有索桥的时候,只有靠船运送人们于两岸,一遇河水暴涨,船也就停驶。适逢修筑成昆铁路,筑路大军在艰辛筑路铺轨的同时,也没忘记给沿线的这条河建一座桥,于是出技术、出材料,和当地农民一道,在不长的时间里架起这座索桥,可谓成昆线的春风也惠及沿线人民。

人们很爱护索桥,经常进行养护,特别是雨季前后,大队要抽调人员对铁索加以防锈润滑处理。我就曾经和其他队的社员以及彝族同胞一道干过这活,整整两天,我们硬是用手一把一把抠起润滑油,把铁索环环扣扣涂抹得乌油锃亮。

索桥给人们的劳动和生活带来便利,索桥的安危也就时刻挂在人们心上。有一年大雨倾盆不止,河水陡涨,大队长戴斗笠披蓑衣在索桥边巡视。此时的安宁河一改春二月脉脉温情模样,一如骤然打开闸门狂泻而下的潮水,怒吼奔腾,最可怕的是翻卷的河面不时裹挟着漂浮物,横七竖八,磕磕碰碰。

只见河面与索桥的距离越来越近,河水一旦触及桥板,水的冲力会把整个桥面掀起,再加之不断涌上的漂浮物,整座索桥将难以承受如此巨大的掀力,后果难料。大队长见状快速召集离索桥最近生产队的社员,奔赴索桥,撤除桥板,最低限度减缓河水对桥面的冲击。当时我也在场,冒着雨,把桥板一个个往后撤,河水激浪重重,近在咫尺,我当时什么也不愿多想,只是告诫自己,脚千万不要打滑,咬紧牙关,一定要保住索桥!

桥板一个个撤下来,河水也刚刚碰触桥面,却不能逞威了,只是泛起的浪花时不时敲打光光的铁链,漂浮物也只是擦铁链而过。雨中的索桥,安然屹立;雨中的我,也经历了一次大自然的惊险考验! 


来源:晚霞报2019年6月14日 星期五 总第5179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