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折多河的浪花

□ 魏奎德

2019年06月21日


在年少时,我就向往地处横断山脉腹心区域的康巴高原。今年4月,已逾古稀的我终于从家乡大巴山来到了康定城。从我住的社区步行20米左右,便到了折多河边。

折多河发源于蜀山之王贡嘎山,它在康定老城与雅拉河交汇后进入瓦斯河,最终在姑咱镇汇入大渡河。且不说它在高原峡谷中奔流是多么的磅礴豪迈,亦不说它在崎岖挫折中拼搏是怎样的豁达乐观,单说绕新城这段折多河,特别是河里的浪花,便让人大开视野,惊叹不已。

这段河道,河面不宽,五六米左右;水不深,仅仅一二米。虽然河床较为舒坦,但因为水面密布着大小不等形状各异的石块,雪山之水淌过时,便呈现出回旋缓急的情形。急时有如校场之上的勇士比武,碰撞翻飞;缓时有如花月之下的情侣缠绵,柔情万般。于是,奇景出现了——那如雪如棉如丝如缕的洁白浪花,便形成一个整体,填满了整个河面。这时的河面,就不是河面了,如一匹白练,更像一条巨型白龙在游走。

我玩过海边,那滔天巨浪使人提心吊胆,防不胜防;而这里的浪花却像白梅玉兰,温馨多情,引人酣醉。我也爱看家乡河中渔船或游艇犁开的浪花,它虽然也似玉可人,却乃人之所为,且稍纵即逝,而折多河的浪花却是自然所赐,特质永恒。

可爱的折多河,确切地说,是可爱的浪花,使我想起了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我刚到康定几日,孩子们陪我买衣服,翻来覆去那几家店铺,而售货员的态度总是百挑不厌,百试不烦,买与不买,脸上一直都挂着格桑花般的笑容,离开时,还搀扶着我走下台阶,并笑盈盈地说:“扎西德勒,欢迎再来!”

我在陶醉雪域温情的同时,还被这里人们的仁义善良所感动。第一次单独去折多河边散步,人生地陌加之腿脚有疾,正在为难之时,一位六旬藏族老人主动过来为我指路,并目送我几十米。更想不到的是,当我在十多分钟后原路折返时,他竟在陡坡处等候接我。

在这里的每一天,总有一些事让我感动。5月初,康巴高原依然雪风凛冽,寒气逼人。60多名第五批州级机关援藏干部放弃休息日,全体出动,耗时一天,硬是把州民族博物馆前面偌大一片搁置了许久的荒土开挖出来,植上了300多株康定木兰、金丝桃、连香树、樱花树……而今,穹顶之下,满目苍翠,一棵棵树苗舒枝展叶,成为折多河畔一道风景。

生活中的一些小事,往往能折射出人性品质。在街头,在公园,我偶尔看到有人遛狗,但凡有人群有老人小孩的地方,他们总是远远将绳子拉紧,或者早早避让。还有人在宠物的颈脖上固块小牌,上面写着:“亲爱的,不要怕,我是你们的朋友。”

我爱折多河的浪花,它用自己永不消退的清纯洁白,把折多河变成了一条永不变色的玉龙。我更爱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他们用浪花般的高贵秉性,正在把这片热土变成无限美好的人间天堂。


来源:晚霞报2019年6月20日 星期四 总第5182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