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鼓浪屿的爱情

□ 解良

2019年06月21日


从厦门国际邮轮中心乘渡轮去鼓浪屿,邻座的一对年轻情侣给我出了一道悬猜题。姑娘披婚纱,小伙身穿白色礼服,我开始猜这对情侣去鼓浪屿做什么,是举行婚礼还是去岛上度蜜月?去岛上举行婚礼怎么不见伴郎伴娘和亲友团,度蜜月为何还没脱掉婚纱和礼服?

我是第一次来鼓浪屿,要和家人在岛上留宿两夜。走进阡陌岛城的弯街曲巷,与保留在这里的“万国建筑”逐一见面,不禁感叹鼓浪屿的浪漫可不是浪得虚名。转到鹿礁顶,看到鼓浪屿上最早的教堂协和礼拜堂,及毗邻的哥特式天主堂,我无需再东猜西揣,一对又一对年轻的情侣正在这里拍摄浪漫的婚纱照。

鼓浪屿有“钢琴之岛”、“音乐之乡”美名,岛上出了钢琴家殷承宗等一批著名的音乐家,说到爱情,代表人物是文学大师林语堂和法国女士李丹妮。

地处鹿礁顶的协和礼拜堂见证了林语堂的爱情。1919年1月9日,25岁的林语堂与24岁的廖翠凤在这里喜结连理,流芳后世的非这对夫妻的甜言蜜语,而是林语堂的惊人之举。林语堂拿过结婚证书对新娘廖翠凤说:“我把它烧了,婚书只有在离婚的时候才有用,我们一定用不到。”烛火点燃了婚书,红红的火苗见证了林语堂誓与妻子白头偕老的决心。

李丹妮,父亲是浙江人,母亲是法国人。1953年在浙江医学院与鼓浪屿籍学生袁迪宝坠入爱河,又在1955年与已婚的袁迪宝分手,回到法国。半个世纪之后,丧偶的袁迪宝鼓起勇气给身在法国一直未婚的李丹妮写了信去。2010年,拥有86封情书和55年等待的已经83岁的李丹妮在厦门与袁迪宝重逢,几日后登记结婚,在鼓浪屿举行了婚礼。他们的跨国旷世之恋,给鼓浪屿植入一片瑰丽风光,这风光对于相爱的年轻人有着无限的魅力。

鼓浪屿,大海倾慕的岛屿,天下情侣向往的婚纱外景地。漫步在这座面积只有1.87平方公里的岛城里,随处可见拍婚纱照的情侣,也是岛上的一道风景。在林语堂举行婚礼的协和礼拜堂广场,在“鼓浪语音乐沙龙”,为纪念李丹妮与袁迪宝老人两周年结婚纪念举行音乐会的卧龙晓城袁(迪宝)家门前,一对对情侣相伴在罗马式圆柱下,依偎在巴洛克式浮雕旁边,摆姿势,做造型,把哥特式尖顶做背景,让门楼壁炉当陪衬,把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拍进了自己那本名叫《鼓浪屿之恋》的婚纱相册里,于是便有了一本执子之手的纪念,一本献给金婚、钻石婚的珍藏。

离开鼓浪屿我才知道,鼓浪屿日容量为3.9万人次,来岛城拍婚纱照的年轻人每天少则几十对,多则上百对,来自全国各地。看着这些幸福的新人,我心中充满了祝福!


来源:晚霞报2019年6月21日 星期五 总第5183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