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不止是明月清风落花满径
——读高建平散文集《乡关回望》

□ 税清静

2019年06月28日


从古至今,乡愁都是多少文人墨客不可或缺的创作主题。但是,古代“清风明月、落花满径”的空灵意韵早已不属于我们的生活场景。《乡关回望》作者高建平的60年人生,正与共和国飞速发展的历程同步。他的工作经历也印证着脚下这片热土几十年的发展与变迁。对于他山西的乡关,应该给他留不下什么印象,但德阳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倒是深入到了他的骨髓和灵魂。因为从他的作品里,我“回望”到的是德阳县城、德阳市区一条小街道,一座古城楼,一座工厂,一个车间。往来于街道上,上下班的小人物,一个个活生生的普通人,以及这些人几十年的生活变化。所以,作者这里的乡关,早已经超出了传统意义上的“清风明月、落花满径”。正如杨轻舒先生所说:高建平先生的乡关,一是指现实的乡关,即德阳的历史、文化、人物、世事;二是每个人心中的乡关;三是内心的文化认同和归属。

《乡关回望》全书八个章节,写的都是德阳的人和德阳的事,无疑作者的乡关就是德阳。关于乡愁,关于故乡、故土、故人,高建平站在整个德阳市的人口发展角度,认真地梳理了德阳的移民文化,这就是他的第一章《乡关已远德阳在》。作者从湖广填四川到三线建设,两个不同的历史条件下的大移民运动,带给德阳不同的文化影响和经济冲击,最后形成包容多元的城市文化,正如作者书中写道:“回望德阳,其实是观照德阳在多元文化的浸润和孕育下的综合人文。”“尽管,家谱在续写,宗祠在兴建,水饺还在包……曾无数次地计划着要返乡,曾在退休后决计要定居原籍老家……最终,他们又很快地折返了。”但当有人问起,他们这才回答:“家、子孙,都在德阳!”其实,根已经移到了德阳,甚至包括根上带着的一捧老家的土。

三线建设,堪称中国建设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战略部署,对以后的国民经济结构和布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三线建设的精神、文化的挖掘、保护、弘扬这么一个庞大的课题,被高建平分解成了一个个细小的人和事来体现。如《如歌的行板》一章,讲述的是其采访的6位三线建设的老革命。87岁的上海人顾伟民,19岁受南京路上好八连官兵影响,参加了解放军,1966年来到德阳筹建东方电机厂直到退休。上海标志性建筑之一、420.5米高的金茂大厦附近,曾经是顾伟民的乡关,只是那里已经找不到顾伟民的一星半点记忆了。对于顾伟民来说,德阳才是他的乡关。来自北京大兴区,90岁的王政全,这位解放前夕入伍的老军人,1958年从部队转业到德阳,60多年一晃而过,虽然对于故乡的那一份眷恋还在,但因老迈的身躯已经基本放弃了返乡的念头。“有人说‘三线人’也叫‘三献人’,因为,不仅我们这一辈人在奉献,我们的子女也同样承受着来自三线建设战略调整的阵痛……”在这个章节中,高建平于平淡中述说着那回不去的乡愁,渐行渐远的故乡、故人,如歌如泣,如秋风划过平静的湖面,让读者的心也漾起朵朵涟漪。

本书中《有凤来仪》《孝感书院》《笔记德阳》《生命礼赞》等章节,都保持了自然、质朴的文风,没有过多的装饰, 娓娓道来,让你如随其身,如临其境,真实而亲切!说到动情处,他也会用饱含诗情的语调,侃侃抒发其对亲人、朋友的思念,对曾经的刻骨铭心的往事的感怀,读来令人潸然泪下!如果没有亲身经历,没有对曾经的往事有深刻的记忆,无论如何也写不出如此动人的篇章来。

高建平不是在为自己著书,他是在为德阳立传。也期待着他更多更好的作品问世。


来源:晚霞报2019年6月27日(第5186期)星期四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