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嘉峪关 我心里的“诗与远方”

□ 周云海

2019年06月28日


对嘉峪关的神往,可以追溯到我的童年。是父亲把他的喜好传染、灌输给了我。小说《三国演义》里的“凉州”、“天水”等西部地名让我遐想,父亲时常说的万里长城东西两端的嘉峪关、山海关,使我神往久之……

今年4月,我终于实现了梦寐以求的西域之游,有幸登上了我和父亲共同的梦里雄关——嘉峪关!

由黄土夯筑而成的嘉峪关,城关城墙横穿沙漠戈壁,城关四侧以砖包墙,雄伟而坚固。在暮春正午阳光的照耀下,嘉峪关犹如大漠上列队严整、高大威猛的金甲武士,呈现雄武刚烈的气势。登上书写有“天下第一雄关”匾额的嘉峪关城楼眺望西域大漠:寥廓的戈壁,除了一些零星的骆驼刺和芨芨草,就是连绵天涯的沙砾。心里顿有一种与古人神交“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感觉。万里黄沙间长城逶迤绵延,犹如一幅凝聚着边塞沧桑的历史画卷。

信步游览嘉峪关,我的思绪游走在唐诗里:“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阳关”、“玉门关”皆在现今的甘肃敦煌附近。玉门关因西域输入玉石时取道于此而得名,阳关是丝绸之路南路必经的关隘,因在玉门关之南故名。“阳关”和“玉门关”一南一北,同为通往西域各地的门户。唐朝年间还没有嘉峪关。就西部广袤的地域而言,嘉峪关与敦煌附近的“阳关”、“玉门关”相近,所以,用唐朝诗人吟咏西部大漠城关的诗句来比喻嘉峪关也是贴切的。

嘉峪关,耸立在甘肃省戈壁滩上嘉峪关镇西南隅,坐落于祁连山脉文殊山与合黎山脉黑山间的峡谷地带嘉峪塬上,是万里长城西端的终点。嘉峪关始建于1372年(明洪武5年),其实早在汉隋时代这里已建有墩台,是扼守河西走廊的第一要隘,也是古代丝路必经之地。千百年来,边塞内外,和平与杀戮、征服与被征服、迁徙与聚居、繁荣与衰败,一次次地轮回。最终,汉族与西域各族在这片土地上共同走来,融合成现今中华民族的共同体。

登上嘉峪关,念天地悠悠,思父亲鹤去,余将何以告慰?怆然悲之……

踏足西域游,感时光匆匆,怀千古血性,吾看一带一路,欣然乐之!


来源:晚霞报2019年6月28日(第5187期)星期五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