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今夏,去郫都看花

□ 李刚明

2019年07月05日


对郫县(今成都郫都区)的初识,我是始于一种花的。那是很多年前,有朋友相邀去了望丛祠一游,才真正对于“杜鹃啼血”有了更深意义上的理解,知道了郫县还有一个更为美丽的“鹃城”称谓,一座城冠以花的名字,我想大抵在全国应该是不多见的。

我早已以一个花的定义来认同这个地方,就如这次的郫都再行,还是花的魅力迷惑着我,无论她的繁复与孤寂、绚烂与清幽、艳丽与淡然……

沿着青杠村乡间绿道一路走着,空气里弥漫一阵阵淡淡的幽香,清风略拂,鼻翕便不经意沁入一份香甜,感觉着这风也是那么的惬意无比。初夏的阳光清亮地铺洒下来,笼罩在村庄里的民居、溪湖、绿树、谷秧及田野里万物之上,一切就更为鲜活起来。而那些花儿也不甘示弱似地娇艳欲滴,白墙青瓦的民居院落,像是淹没于一片花的海洋,一串串、一簇簇的三角梅、虞美人、栀子花你争我挤散落其间,红的似火、黄的似锦、白的似雪……

同行中早有女伴急急隐于那花簇之中,欲与花儿争艳,只为留下记忆里美丽一瞬。我常想,这世间的花儿,如果少了人间的女人映衬,是不是会减色不少?这世间的花儿,多一份男人的欣赏,该不该添色三分?

陆游居于蜀地时间不长,却留下了很多关于花的诗篇,“蜀地名花擅古今,一枝气可压千林”。我无从考证他这样是不是赞美杜鹃,但我宁可相信他就是如此。

成都人自古爱花,居于成都上风上水的郫都因水的清润、土的肥腴也遍植花草。千年以来这种爱花怜花蕴积而成的情感因子,自然而然沉淀成一种深厚的文化底蕴,使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有别于其它。由古及今,成都花市闻名遐迩,在全国盛名花市中二占其一(南有广州花市)。

大师张大千先生,居郫县太和场钟家院子,虽茅庐几间,却也醉于植竹养花,这方水土滋润着他最富有艺术成就的黄金十年,当然也滋润着他甜蜜的第四季爱情。

如今的郫都乡村,更注重于生态环境的改善和产业发展的提升。在香草湖湿地公园,溪水涤漾、花木掩映。一垄垄的熏衣草汇聚花海一片,紫色的海面映衬在蓝蓝的天空下,犹是大自然伟大的调色板杰作。穿红着绿的靓男倩女留连其间,抛下欢歌笑语串串。花迎人,人悦花。如果陆游、大千先生能于当下再到郫都,那诗那画又该是如何一番情形?

“吐艳群芳四季青,引来多少爱花人;姹紫嫣红争奇艳,千娇百媚喻今生”,一位诗者如是赞道。其实,在这香草之地,一位老者的故事感动着我。老人一生种花卖花,前些年政府引导村里打造湿地公园,土地进行了集中流转,一生勤劳的老人家闲不下来,总爱围着村里田野四处转转。一天下午,他看到薰衣草园地边上孤零零停着一辆自行车,他想着现在年轻人真马虎,自己骑来的车都忘了骑回去,丢了咋办。他便一直守在车旁,直到天黑,也不见有人前来,只好把车推回家去。第二天一大早,他又把车推到原来位置,希望车主能前来认领。等了大半上午,他看见一群年轻人骑着一模一样的自行车从身旁经过,就拦住问他们知道有人昨天丢失过这样的车不。年轻人听了原委,大笑过后不禁一番深深感动,告诉老人这可是共享单车,老人这才释然回家。

花乡的美,已不只是美在这树,美在这花,更是美在这人,美在这事。

去郫都看花吧,最美的风景在这里。


来源:晚霞报 2019年7月4日 (第5190期)星期四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