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太阳的脚步

□ 何映森

2019年07月05日


记得小时候,我把天上的太阳叫太阳婆婆,心想太阳婆婆像人一样,也是有脸面有身子有腿脚的。她若没有腿脚,怎能早上还在东天,晚上就到西天去了呢?只是她的腿脚与人的腿脚有所不同,长在不被人看见的地方,或是把身子和腿脚都掩藏在云雾之中,仅露出一张圆圆放光的脸面来给人看。等长大了上学后,虽然懂得太阳是天空的星球,她的运行是旋转式的,但我仍然固执地认为太阳有腿脚,有种无形的腿脚。当然,这是一种荒唐的想法,只能说明我对太阳有种别样的看法。

从前住在故乡老家,家里没有钟表察看时间。家人就是靠看太阳的行走来确定时间的。太阳照在院子阶沿西边的某个位置,父母长辈们就说,该吃早饭或该下地干活了;当太阳下坎了,即是从西边阶沿照到北边阶沿时,他们就会说该做午饭或吃午饭了;当太阳照到北边阶沿中间一带时,他们又说该下地干活了。那时,乡亲们对太阳就是这样看待和运用的。我常听他们说:“跟着太阳走,生活不发愁。”这话对我,自然是深信不疑的。

忽而,我想起《夸父追日》的典故来。说的是远古时候,在北方荒野中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名叫“成都载天”。山上生活着一群巨人,其首领耳朵上挂着两条金色的活蛇,手里也抓着两条金蛇,他的名字叫夸父。有一年,天气非常炎热,火辣辣的太阳直射在大地上,树木都被晒焦了,河流也被晒干枯了。人们热得难以忍受,夸父就对族人说:我一定要追上太阳,让它听从人的指挥,造福于民。夸父向着太阳出来的地方拼命奔跑,眼看离太阳越来越近,他张开双臂,想把太阳抱住。可是太阳炽热异常,夸父感到又渴又累,就跑到黄河边,一口气喝干了黄河水,他又跑到渭河边,把渭河水也喝光了,但是仍不解渴,他就又向北方纵横千里有水的大泽跑去,但夸父还没有跑到大泽,就在半路上渴死了。他临死的时候,心里充满了遗憾,还牵挂着自己的族人,于是将他手中的木杖扔出去。木杖落下的地方,顿时生出一片郁郁葱葱的桃林。这片桃林终年茂盛,为往来的过客遮荫,并结出鲜桃为人们解渴,让人们消除疲劳,精力充沛地踏上旅程和进行工作与生活。

夸父逐日的故事反映了中国古代先民战胜干旱的愿望和对英雄的崇拜。夸父虽然牺牲了,但他那顽强拼搏的精神和毅力一直被人们传为佳话,并激励着后世千千万万有志之士不断进取,为国为民做出奉献。

一个人,是要有点追求向往的。我没有夸父那样伟大,但我一心想跟着天体太阳的脚步走,而将追赶太阳视为乐事,想时时用太阳的光芒照亮人生梦想的旅程,想日日用太阳的巨能给我体内充满正能量!


来源:晚霞报 2019年7月4日 (第5190期)星期四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