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水碾河 老成都人的美好记忆

□ 郑光福

2019年07月05日


顺成都东风路出东门,过点将台与一环路交口处,现在已是繁荣的商业中心,大型的成都艺术演出中心,当年颇有名气的成都饭店(已拆)等也建在此。每到夜晚,霓虹灯闪烁,热闹非凡。然而,这见不到一沟一水的地方,地名却叫水碾河街。

无沟无河的闹市怎么叫“水碾河街”呢?我曾陪几位外地客人到此处的成都花园饭店吃饭住宿,当他们得知这地方叫“水碾河街”时,问我水碾还在吗?想看看。然而,那水、那碾已成往事了。

我出生在水碾河街旁的望平横街54号,离水碾河不足一站路。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我还是个小孩子,常到水碾河玩耍,亲眼见过水碾河一带风光。记得过了点将台,这里是一片农田,一条约七八米宽的河流,从双林盘那茂茂密林中蜿蜒地穿出,流向水碾处,溅起美丽浪花后,又唱着欢快的歌向九眼桥方向而去,归向锦江。昔日的水碾就在一环路的左边,有一座青瓦房建在河沟上,河里一年四季流水不断,河中有一木制的大水轮,两边还各有两个小转轮在流水的冲击下,不停地转动,带动着石磨水碾,碾声和涛声混合,“叽吱、叽吱” 地响着,很远也能听到。常有附近的农民来此排队碾米磨面。

别小看这水碾,它可是这一带唯一的一座小水碾呢,乡亲们是离不开它的。正因如此,“水碾河”地名压过了它旁边那土堆——与三国有关的点将台和稍远点的万年场五显庙。儿时我爱游泳,加之母亲娘家又在万年场一带,我便常常顺着那条河游过双林盘、万年场、三道沟(即今天的沙河电影院前那条暗沟,现暗沟也没有了)。有时则顺河往上走到北门倒石桥(今北门加油站),再往上走啊走,才发现水是由洞子口方向而来。从北向东南流过来的水主要用于这一带农田的灌溉,这便是当时水碾河的河。

至于水碾,古今不少传闻是蜀汉时代诸葛亮发明的。而水碾河的水碾呢?却是清代中叶的遗物,听父亲和老人们讲,解放前是一位叫林育青的人负责管理。上世纪70年代末,河流上游被占用,河水几乎断流,自然水碾也失去了它的意义,但水碾磨房还在。

1980年以后,水碾河一带良田、菜地也变成了居民楼群,连当地农民也农转非了。当地农民们还投资建成一座大型综合农贸市场,取名为成都水碾河商场。原点将六队老住户、保和乡农机站站长,后来的水碾河商场总经理廖朝君曾对我说:水碾河那座水碾子,它当年的作用太大了,我们周围的农民都要在那里碾米、磨面。由于水碾名声大,我们建商场、菜市、旅馆,怕别人找不到,便取“水碾河”之名,这样成都人一听就知道在哪儿了。

可后来水碾河商场也被拆除了。从此,那河流上的碾子,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彻底消失了。河不在了,碾不在了,但水碾河的地名却保留下来,成为老成都人的美好记忆。


来源:晚霞报 2019年7月5日 (第5191期)星期五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