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日新月异新农村

□ 梁功勋

2019年07月26日


我的老家蒲江县高河乡陈营(现为五星社区),原来是个穷乡村。1961年人民公社时期,我曾任过生产队会计,那时一个劳动日才1角8分钱,乡亲们既缺钱又缺粮,起早贪黑在田间劳作,仍解决不了温饱问题。我家原来的住房,虽是瓦房,也经不起风雨。侧房用竿竿撑着防塌,夏天雷暴,屋漏如注。

1978年改革开放后,党和政府对农村实行了多项新的农业政策,乡亲们的生产积极性大大提高,大家搞起了多种经营,当初光是开农用车、拖拉机搞运输的就有好几家。新建的玉溪河灌溉工程又滋润了这片土地,原来的冬水田全部被改为干田,使可耕种面积扩大了一倍。由于实行了科学种田,粮食亩产量基本上较以前也翻了三番。

如今不少人,承包土地办起了机械化耕种的农场,及柑橘园、猕猴桃园,实行了大面积专业种植,以前那种小农经济模式已逐渐被淘汰,农民不出远门就可在种植场挣到钱。

现在,不但人们的温饱问题解决了,而且村村小区化,每家都可选择入住新崭崭的单元房。小区内供电装置规范,自来水、天然气、光纤网络、健身器材、私家车停车位等基础设施齐备,农村人也享受起了出门有小车,室内有家电、空调的城镇生活!

生活条件改善了,乡亲们也开使重视教育。我老家所在的生产队,30余户人家,在解放后的70年里,就培养出大中专生30来人,其中还有硕士和博士。

现在乡下已实现了水泥路户户通,为了便于机械化作业和运输,水泥路还修到了田间。乡亲们出门不再踩稀泥,去田间干活有雨靴和工作服,平时吃、穿、用等生活条件也并不比城里人差。过去农村人迷恋“农转非”,现在像我这样离开家乡的游子,却迷恋乡村的舒适生活。退休后的我,每年就有近一半时间是在老家度过的。


来源:晚霞报2019年7月23日 (第5200期)星期二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