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我的3次搬家记

□ 郑光福

2019年07月26日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得说说我的3次搬家的幸福感、喜悦感!婆婆从小就告诉我:“光福子,你娃娃命真好!刚赶到分田分地好时候,你去住你的郑家院子。”那是1953年成都市人民政府分给郑日全、胡安德、郑光福的旧瓦房。我长大后亲眼见到老户口上写有父母和我的名字,分田地共四亩三分,房子一间40多平方米,还有几笼竹子。红印方章下写有成都市长:李宗林,副市长:米建书、李劼人。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阳光下,1958年我读圣灯寺小学,1964年考进沙河中学读书。一路走来,尽管1958年“公社化”时代我饿过饭,读了两年初中又遇上“文革”之灾,我回到我那土改分的小屋当上“回乡知青”,还进了生产队的面房当小工……不久,生产队推荐我到四川师范学院读中文系,后分配到金牛区院山公社中学教书。1976年又调区文化图书馆工作,得到了多岗位的锻炼。1981年,我调到区委宣传部任新闻与文化干事; 1987年,我又有幸调进成都人民广播电台任记者、编辑、主任。我十分感谢我的人生机遇,十分感谢党和国家的培养,把我这样一个农村孩子培养成为有文化的人。

1992年,我工作的成都人民广播电台在水碾河路购得几十套住房,单位人人都有分房。我将喜讯告诉在猛追湾农村的妻子,她高兴地说:“我的高楼梦终于梦想成真了!”当年,我们便从猛追大院老家搬进与成都饭店相邻的广播电台6楼宿舍,面积72平米,比小屋大多了,我们很是知足。

1994年,我又上调成都广播电视局任局总编室主任,成机关干部。1997年,局里在府河边建新房。我离开市电台,又分得一套90平米的工改住房。每天饭后逛府河边,观339电视塔新景,很巴适。这是我第二次搬家,更是高兴!妻常说:“我们这个国家真好,一天比一天好!我家就是例子!”

2019年,我已是退休多年的“老成都”人了,由于从事过记者、考古等文化工作,有点地方历史文化知识的积累,我不时写些文字在报刊发表,发挥余热!今年,我孙女3岁要上幼儿园,为了接送孙女方便,我与老伴商量,用多年的积蓄买了一套百余平米的二手电梯房。人生遇到好时机,我三搬其家,现竟与杜甫草堂为邻了!闲时我们带着孙女转转浣花溪公园,进草堂老年人又不要门票,真是越搬越优越了。我的3次搬家经历也说明人生的变化,说明伟大祖国的变化,我深信我们的国家会越来越好,老百姓也会过上更加美好的幸福生活!


来源:晚霞报2019年7月25日 (第5202期)星期四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