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那些年,我们这样消夏

□ 温月

2019年08月02日


时光倒转四五十年,成都人的夏天很难过。比如我,就常常是好不容易摇着蒲扇进入梦乡,又在浑身流淌的热汗中醒来。溽热难当,辗转反侧,实在耐不住,只好穿着裤头冲出门去,在公用自来水龙头下“哗啦啦”地淋个透身凉,最热的三伏天,一晚上竟如是再三。

那些年的酷夏,成都众多的河流里“浮游”着许多人,南河府河沙河、御河、西郊河……无数男女老少畅游扑腾,尽享河水的清凉。我居家御河边的男同学,便曾有过热得从床上爬起来,一个“炸弹”跳进河里寻凉快的经历。

不过对于我和楼院里的娃儿们来说,人民公园游泳池却是暑假里的“最爱”。收入尚可的家长们还是舍得每次花费两三角钱,让娃娃到游泳池去消暑度夏。我最爱游的是下午3时那一场,吃罢午饭,睡个午觉,精神焕发去“耍水”。游罢归家,腹中空空,外婆为我和弟弟专门留着“加餐”的冷稀饭,一碗下肚,既解渴又充饥,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在人民公园游泳池,我的收获是学会了游泳,损失的却是一件崭新的白背心。那一次去游泳,由于人太多,衣物寄存处爆满,无奈,我只得把自己刚穿上身的新背心和短外裤脱放在游泳池边。游毕上岸,却发现自己那件雪白耀眼的新背心竟变成了一件灰白肮脏的旧背心,原来被人“掉包”了!光胴胴上街有碍观瞻,我只得硬着头皮穿着它回家去面对母亲的责怪。

炎夏时节,对娃娃们来说,能买上一支冰糕在口里慢舔细抿就已是很“可以”的了。那时,成都街头随处可见挎着或摆着绿色冰糕箱叫买的小贩。那时的冰糕宽约二指,状如圆棍,故又称冰棍或冰棒。乳白色的牛奶冰糕与茶褐色的豆沙冰糕,要花5分钱才能吃一支;桔黄色或粉红色的果汁冰糕则只需4分钱就能搞定。我最爱吃牛奶的,其次是果汁的。

学生娃娃的“经济”总是不宽裕,“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情况时有发生。有时三五个人上街,热了渴了,想要多吃冰糕,需要开动脑筋,于是乎采取“分别购买,打伙品尝”的方式予以解决。口袋里有5分钱的就买牛奶或豆沙冰糕,只有4分钱的则买果汁冰糕,然后你舔前一段我抿后一截,大家共同“品而尝之”。

具有清热解毒之功效的绿豆汤,亦堪称当年成都寻常百姓家的上等夏令饮品。因此在家中,外婆不时会熬一锅绿豆汤,放上一点很珍贵的白糖,供全家享用。为使汤汁增添些许凉意,待其冷却后,又特地置于盛满冷水的脸盆里,还美其名曰“冰镇绿豆汤”。在没有冰箱的日子里,这“冰镇绿豆汤”带给我的不仅是沁心入怀的丝丝清凉,更有外婆那关爱备至的温馨。

那些年,每到晴朗的夏夜,人们总会走出家门,享受属于自己的那份闲适与快乐。在浓荫遮蔽的人行道上,或蟋蟀鸣唱的院坝里,铺一方木门板或一领竹篾席,大人娃儿坐卧其上,举头望天,数星星看月亮;挥手摇扇,摆闲条听故事,既乘凉又消遣,两不耽误,乐陶然也。


来源:晚霞报2019年8月2日 星期五 总第5207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