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借你的饭菜票至今没还上

□ 李刚明

2019年08月09日


一日,微信群传来文友作词的音乐视频《老同学你还好吗》,点开静听完整曲,貌似一向平静的心境也不免荡漾开来……

歌曲中一句“我借你的饭菜票至今没还上”特让我走心,似一道闪电撞击了我尘封多年的麻木淡漠,并将我拖入愧疚不止之泥潭。

上世纪80年代中期,那年高考以5分之差名落孙山之后,我选择了县政协开办的一个复读班,借读在县党校的一间教室。同学们来自全县各个地方,全班男女同学五十多人,或许因为大家都是落榜生缘故,都奔着来年的“高中”,平日里各自都铆足劲做着自己的功课,也就相互交流甚少,显得陌生。

燕是班上显得最有活力的一个,对男女同学都落落大方。她家离复读的地方不远,就在隔江对岸的镇上,家境较为富裕,这从她不时换穿着的漂亮衣裳就可看出。一个美丽、善良、青春的女生是没理由不让同学们喜爱与尊重的,尤其对于男生,其中也包括我。

那时,我严重偏科,数理化学得不好,可又鬼使神差偏偏选读理科,对语言文史类科目倒是颇感兴趣,作文也常常被选作范文在班上诵读,后来参军入伍很快担任文书并在军报上刊发作品,我想与我的偏文有很大关联吧。

燕在那时也偶尔向我“讨教”一些作文话题,由此我们也渐渐从陌生变得熟悉。只是那个时候,同学间的男女界限一向都是泾渭分明,我也如《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一样惴惴保持着与女同学交往的分寸,害怕在同学们异样的眼光下被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日子就这么平淡无奇地过着,又一年的高考也愈来愈近。

一天下午,我在球场上挥洒了一阵汗水,开饭铃声响过一阵后,我匆忙拿起饭盒跑向食堂。那时的学校食堂仿佛是永远供不应求,每次开饭后总有那么几位同学无奈地敲打着空空饭盒,垂头丧气地离开售饭窗口。同学们也向学校反映了多次,可问题总是得不到妥善解决,食堂师傅们也振振有理:多做了卖不完,饭菜馊了白白浪费这个损失谁又来承担?所以每次开饭铃响过之后,从教室、寝室、操场各个地方涌向食堂的人群就好似一道百米冲刺的风景。

我在快速排上打饭队列移动到售饭窗口时,一掏衣袋才发现打球换了球衣,饭票在换下的衣服口袋里,那胖胖的食堂师傅极不耐烦地高声吼着:“下一个,快点!” 我一边发窘一边磨蹭着靠向窗口时,两张饭菜票递了过来,我侧目一看,正是燕。

事后,总想寻个机会悄悄还上,但下课时间里总是没有单独遇上燕,几天后高考正式来临,这事也就搁在了脑后。

晃眼,30多年的时光如烟逝去,在经历了无数世事后,我方才渐渐明白:那至今未还上的饭菜票,一直在我们的记忆里,犹如那么一点小小种子,散落在我们不曾遗失的岁月里,时光更迭,它会如初绽放,美在心间。


来源:晚霞报2019年8月9日 星期五 总第5211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