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家乡的巷子

□ 王斌

2019年08月16日


在家乡的小镇上,巷子很多。巷口通向大街,巷内瓦房小楼杂间,穿出巷尾,往往又是一大片开阔的稻田。

每条巷子都有个贴切而好听的名字。像什么水巷子、牛家巷、水井巷、柳树巷。巷子有宽有窄,大多都是可以开进去一辆小面包车的。小时候,我家就住在水巷子,巷子比较大,巷内是一溜的大青石板,而且巷中有巷。童年时代,住在巷子里的二三十个男孩女孩常在几条小巷子里玩“捉香猫儿”,呼呼啦啦地从这条巷子钻进去,又呼呼啦啦地从那条巷子里钻出来。

盛夏时节的巷子里最为惬意。那段时间,满大街白花花的太阳晃得人心慌,带着满头满脸的汗水一头钻进巷子里,却又是另一个清凉的世界。巷子里凉风习习,空气中兀自荡漾着老槐树的槐花香味和花园里的金银花香。临近傍晚,天气依然闷热,巷子里的老人们先各自从屋里端出一盆水来,贴着墙脚泼湿了地皮,再从屋里搬出一把高背小竹椅或竹躺椅,带上蒲扇到巷子里凉快喝茶。夜风凉悠悠的,已经很晚了,巷子里还有乘凉的人。

夏末秋初,地里的玉米收了,长在地沟里的青豆秆也被扯回了家。住在巷子里的主妇们拿只小筲箕坐在自家门前,脚旁还搁只瓷碗,身旁围了一大堆玉米或青豆秆。只需一个早上,那些嫩玉米粒和青豆米就全被剥出来了。那段时间,巷子里终日飘荡着蒸嫩玉米馍和熬新豆渣菜的香味。

时光荏苒,一转眼,离开小镇迁到城里居住已十多年了。但巷子里的那条石板路,那些老旧的砖瓦房,总是让我感到那么亲切,也总让我回忆起那些流逝的时光。


来源:晚霞报2019年8月15日(第5214期)星期四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