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永不消逝的电波

□ 康永志

2019年08月16日


整理书橱,发现几封成都人民广播电台来信,打开一看,原来是寄来的《用稿通知单》,这让我想起30多年前与成都广播电台的一段密切关系。

上世纪80年代初,我由技术工作岗位调到厂宣传部。一年后,国企改革方兴未艾,军工企业“军转民”开始,军工大厂420厂“山雨欲来风满楼”,领导运筹帷幄,上级部门重视,新闻单位关注。工厂出台重大举措,生产经营取得可喜进展,涌现出的新生事物,都需要在厂内外及时大力宣传报道。我负责厂报,下车间采访,加班撰写稿件,编辑四开四版周报,对外发稿,天天忙得不可开交。

那时新闻传媒很少,“媒体”二字还未通用,一般讲“报台”,报纸、电台、电视台也不多,电视台新闻更少。我们主要通过《成都日报》、成都人民广播电台对外宣传,而电台来得快,所以大量对外新闻稿件都通过成都广播电台播报,故当时我与成都广播电台来往最多。

那时通讯手段也落后,没有电脑、手机、传呼机,非重要的稿件,也不能用厂里传真机传送。一般都是用笔写好稿子装进信封,投到厂机要室邮政信箱,统一付邮资寄出。有时为赶时效,不管刮风下雨,我骑自行车也要从东城跑到西城,把稿件直接从双桥子送到东城根上街的成都广播电台。

成都广播电台与通讯员、业余作者经常沟通,或召开吹风会,或下发阶段新闻报道要点,让通讯员、业余作者心中有数,有的放矢撰写稿件。成都广播电台领导和编采人员认真负责的精神和热情待人的友善态度,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那时被聘为成都广播电台通讯员,写的大多数是消息,有时也写小通讯,几乎篇篇稿件都被采用。电台记者还常常下厂采访,我们一起采写的稿件,记者总是把我的名字署在前面。

我有个小半导体收音机,每天早上都打开收听成都广播电台的早间新闻。当听到播音员用标准普通话把自己写的文字变成声音播出,随着电波又飞向四面八方,心中总是美滋滋的。如果上班碰到熟人再说一句“今天我又听到你写的稿子在成都电台播了”,更有一种成就感。厂里很重视成都广播电台的新闻宣传作用,如果提前知道重要稿件播出时间,厂里还会通知各单位注意收听。

后来,工厂“转轨变型”力度加大,大胆探索资本运作,股份制改造合资,企业改革风生水起,受到省、市及航空工业部的关注,一时成为国企改革的先进典型,于是各方媒体都蜂拥而至,进行采访报道。我与新华社、人民日报、中新社、中央电视台及香港文汇报、大公报等媒体接触联系多起来,但我从未忘记成都广播电台,有重大新闻活动都要邀请成都广播电台。

我凝视着这几张《用稿通知单》,沉浸在温馨的回忆之中……

我永远不会忘记与成都广播电台这段缘分,它在工厂前进路上给予的“鼓与呼”,是我耳畔永不消逝的电波。


来源:晚霞报2019年8月16日(第5215期)星期五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