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刻骨铭心的记忆

□ 王勇

2019年08月16日


时光如梭。转眼间,我们迎来了初中毕业43周年的同学聚会,再次见到了那个对我的一生至关重要的恩师——张玉郁老师。当年,是张老师发现并扶正了我心灵土壤中的每一株幼苗,并让它们不断壮大。因而,我对张老师一直有着刻骨铭心的爱戴。

我9岁那年,随军人父亲从东北来到了成都。也许是不适应陌生环境,小小年纪的我竟滋生了叛逆情绪,如果有同学招惹了我,我绝对用拳头说话。而老师不分青红皂白就请家长的做法更是让我反感。叛逆中,我这个令老师和家长头疼的孩子,懵懵懂懂地进入了成都十一中学校。

母亲为了让我不再和原来班上的同学打架,特地申请给我换了一个班。我也暗下决心要改正缺点,好好学习。第一堂课见到张老师,她慈祥和具有磁性的柔和声音使我放松了与老师对立的情绪。

可入学的第一天,我还是闯了祸。下课铃声响起,我随着人流刚走到教室门口,一个同学调皮地跳起来在背后按了一下我的双肩,我下意识地往前动了一下,撞到了前面的一个男同学。见我是新来的,对方怒目而视,没等我解释他就动了手。我哪里受得了“欺生”,便发挥“特长”和他边走边厮打起来……

我知道惹祸了,低头等着挨批评,甚至作好被退回原来班级的准备。上课时,张老师的表情有些严肃,但直到下课,张老师都只字未提打架的事。对批评习以为常的我,第一次感到内疚、懊悔、自责。

很快就进行了入学摸底考试,英语考试让我“抓了瞎”。试卷一到手,我就举手交卷。张老师让我再好好想一想,可我还是执意走出了教室。我羞愧得无地自容,感到在班里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张老师看出了我的心思,把消沉的我叫到了办公室,我等待着秋后算账。可是张老师还是没有一句批评,而是语重心长地给我讲做人的道理和如何搞好学习,鼓励我“笨鸟先飞”,并让我振作精神。张老师好像走进了我的内心,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比母爱还深的师生情。

从此,我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刻苦学习。在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我的学习成绩提高很快,同学们也对我刮目相看。同时,我在各个方面严格要求自己,不久,就入了团。

进步得快,难免沾沾自喜。当张老师发现我滋生了骄傲情绪时,及时修理了我翘起来的“尾巴”。我清晰地记得张老师第一次提醒我是在作文的批语上,大意是:此文写得不错,但还不是你的最好水平,有退步,多向学习好的同学学习!

我幡然醒悟。看到有的同学通过课外书籍丰富知识,我也四处借书看,并学会了做笔记。直到现在,我还保持着记笔记的习惯,这对我的思维和写作能力有很大的帮助。

我在部队担任新闻干事期间,在新华社、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光明日报、中央电视台等报刊、电台、电视台发表新闻、通讯、评论等上百件,并多次获奖。学习,早已成为我终身的乐趣。

后来在机关工作中,无论岗位如何变化,再学习的能力和始终保持进取的激情,让我在每一个岗位都干得如鱼得水。而这一切,与当年张老师付出的心血和汗水息息相关。没有张老师在关键时刻的循循善诱,也许我的人生是另外一种结局。

几十年过去了,张老师的点滴教诲仍滋润着我的心田!


来源:晚霞报2019年8月16日(第5215期)星期五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