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父亲写新闻的这些年

□ 袁蜀艳

2019年08月23日


我的父亲袁海马,是一个有着44年党龄的老党员、老干部,他平生热爱新闻写作,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我亲眼见证了父亲这些年写新闻稿件从邮寄、电话、电传、电子邮件、新媒体的几个过程。

记得我刚读小学时,父亲是省军区教导大队的教导员,驻守在双流县(现双流区——编者注)牧马山,那个时候他经常向军队、地方新闻媒体发送部队训练、学习、军民关系等方面的新闻稿件。当时往外投稿主要靠邮寄,双流到成都的稿件起码需要3天才能到编辑手里,寄往北京最快也需要一个星期,就算稿件采用了,新闻早已拖成旧闻了。

进入90年代后,通讯工具有了发展,用电话和传真也可以发送稿件了。那时,父亲写好稿子、简讯就用电话报送给报社编辑,长点的稿子就发传真,这样不仅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更重要的是提高了新闻的时效性。但美中不足的是,电话也有打不通的时候,传真机也有“生病”的时候,制约了稿件的采用率。

进入21世纪,电脑、互联网渐渐进入寻常百姓家。我父亲也紧跟时代的步伐——开始用“电子邮件”向媒体发送新闻稿件。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学会了电脑打字,有空就帮父亲打稿子,并通过互联网发到各大媒体的投稿邮箱。我常常笑着打趣父亲:“我就是你的打字员,你得给我发工资呀!”

电子信箱成了我父亲向媒体传送稿件的一条便捷通道。2008年,他抽调到区关工委工作,负责办公室的文字工作,温江有一批“五老”的事迹通过他的笔头被宣传出去,有效地传递了正能量。

特别是2017年,我帮父亲注册了微信、微博、QQ,并教他怎么使用。这样一来,当天的新闻通过手机发送,很快就被新媒体采用,有的甚至发后几分钟时间就能在网上看到。他写稿的积极性更高,劲头更大了。


来源:晚霞报 2019年8月20日 (第5216期) 星期二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