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难忘1949

□ 郭炎

2019年08月30日


1949年6月,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我和我的战友们——晋绥边区雁南分区胜利剧社的同志们,奉命南下。我们从晋北崞县(现原平市)出发,于7月下旬到达晋南重镇临汾,进入晋绥分局党校五部(青干校)。我们住在苏村,距城几十里。

青干校兼职校长龚逢春(晋绥分局组织部长),实际主持工作的是党组书记、副校长史立言。青干校下属5个队,我们是第五队,包括来自崞县的胜利剧社、分区卫生队和范亭中学部分学生,共70余人,队长是范亭中学领队、教师李子健,指导员是胜利剧社社长吴国均。

我等在青干校(临汾)学习约3个月,先后学习了毛主席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将革命进行到底》《新民主主义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新区政策,四川风土人情等。教学方法是“抗大式”,由分局和学校领导同志作报告,然后分组讨论。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为了庆祝这个沧桑百年、来之不易的伟大节日,队部安排吃饺子,发给每人和好的白面1市斤,剁好的馅子1市斤,由各班自包、自吃、自乐。当天晚上,我们还与驻地群众一起联欢,演出《白毛女》片断。

为了适应进军新区需要,我们在临出发前进行了军事队列训练。队部发给每人军装(棉衣棉裤)1套,干粮袋、水壶各1个;发给每队步枪、刺刀、手榴弹若干,穿着、装备近似解放军主力部队。编制序列也进行了调整,我们胜利剧社人员被编入南下工作团第三梯队第三大队第三中队。我作为第三分队(排)长,领有苏制“水连珠”步枪1支,以及刺刀、子弹袋等,全副武装,喜不自禁。

11月1日,南下工作团离开临汾,经风陵渡、潼关,于11月中旬到达西安,我们三大队住在郊区农村。按当时解放大西南战略部署,待南线刘邓大军进入川南一带,切断胡宗南部队南逃路线后,北线十八兵团才进军四川,所以我们工作团在西安又休整了20多天,继续学习练兵。

12月上旬,南下工作团离开西安,经宝鸡、秦岭、汉中,直下四川。那时,国民党军队溃不成军,我十八兵团奋力追赶,工作团随之紧跟,常常早出发,晚宿营,两头不见太阳。

12月27日成都解放,30日举行解放军入城式。分配在川西区的工作团人员于1950年1月初进入成都,参与接管工作。

这一年,我和我的战友们,从晋北,到晋南;乘木船,渡黄河;横穿八百里秦川,南行老川陕公路;腾云过秦岭,徒步入剑门。

这一年,我由一个“娃娃兵”过渡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我的老家是晋东北崞县上庄村。我1946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9月,与上庄群众剧团的伙伴们一起参军,进入胜利剧社,担任党支部组织委员兼毛泽东思想青年团支部书记。那时全国青年团组织的名称尚未统一,晋绥定名为毛泽东思想青年团。我到四川后,于1950年4月转业,脱掉军装,此后一直在省级机关工作,主要从事体育工作。几十年来,为四川省体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今年,适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我随着新中国的崛起而成长,在祖国的怀抱中一路走来。13岁入党、今年87岁的我,万万没有想到能活到今天,赶上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好日子。回首往事,历历在目,南下四川,记忆犹新,谨以《难忘1949》为志。


来源:晚霞报2019年8月27日 星期二 总第5220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