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冤家”父女

□ 曹藜

2019年08月30日


曾几何时,您年轻而温暖的面孔是那样的帅气。而今,饱经风霜的岁月,留痕在您那慈祥的面庞。那双宽厚而温暖的手掌上,粗糙的纹路,仿佛崇山峻岭般一望无际。您,七十多年的风雨过往,虽没有谱写华章,却为家族刻画了风光。您,用您的为人之道、处事之风赢得了众人的信任和赞赏。您,带我聆听这个世界的声音,看这个世界的美好。您,心装古今,用来照亮了儿女们的天涯,是儿女们永远值得效仿的参照。

全村上下,有多少家庭,修房造屋、红白喜事,都留下了您勤劳的身影,您用主角的身份,担起了主人的重托。您的智慧,又为多少家庭,熄灭了不尽的内外纠纷之火。以至于无论您在外多少年,回老家依然有一路的尊重和热情对您频现。

叛逆的几年,曾经因为您“弃”我,把您记恨于心。那时,养父家大小事都缺不了您,加之您是村干部,跑我家的次数多。可有多少次在相逢的路上,远见您的身影,我就会绕道而行。到了家里,我始终有理由避开您,也有诸多借口不与您同桌吃饭。

初中毕业那年,必须上完镇上安排的农技课,方能拿毕业证。您是村上的特派员,我们同坐一个教室,但我却不肯与您打招呼。下课后,您拿钱叫我去饭店里吃饭,我却决然而去。养父给我送钱来,当着您的面,我欣然接受,我是故意做给您看,以发泄内心的不满。相信生活艰难,养活了5个,却独独养活不了我,心中的郁结太牢太深。

第二天,您和妈在一个回家必经的胡同堵住了我,温柔地告诉我说:“李子可以吃了,还有大姐给你寄了毛衣,你去拿,好不好?”。那天晚上,您和妈及我,在柔和的月光下,安静的院坝里,你们极其耐心地跟我说了很多、讲了许久,只为那多年前的无奈。在寂静的夜里,我感觉到了您和妈的心酸,我也泪流满面,那是心意复杂的泪。不是您和妈的错,这一意识从此才安住于心。

我的岁月里,虽然没有您的陪伴,但我的大小事情,都少不了您的参与。当我每次回到您身边,您会绞尽脑汁地来关心我的所有;当我迷糊而犯下大错时,是您毅然帮我收拾残局;在我病痛手术时,是您和妈不辞辛劳赶赴我身边;当我身处荆棘,痛苦万分时,是您牵挂和温暖的话语,让我扛起岁月重新启航……

所有的这一切,让我感受了父爱的温暖和厚重。也让我幡然醒悟,不该记挂曾经的遗憾。虽然我缺了在您膝下承欢的过程,聚少离多,少了您的谆谆教诲,但在我的茫茫前路中,您总会适时出现。您对我的牵挂,润物细无声的爱,无形地牵引着我风雨兼程,经历四季春秋。当每次目送您渐行渐远的背影时,才意识到我的心酸与那个逐渐苍老的背影有关。

爸,如今我已知是非恩情,不再叛逆,更不愿再与您错路而行。而是延续您诚实善良的根本,只想像您一般去敬仰与不弃,学着您做的,做着母亲教的。不但懂得珍重自己,更有一颗感恩的心。我知道,终其一生,也不能抵达父爱的深度。但在颠簸的前路上,我会尽其一切,来丰润自己的年华,把您对我的爱延续。


来源:晚霞报2019年8月29日 星期四 总第5222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