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父亲的眼泪

□ 杨永忠

2019年08月30日


从我记事起,父亲就一直很威严,虽然对我们兄妹3人从未打骂过,但我们还是怕他,也不大敢亲近他。我现在才明白,那许是父亲教书时,站在讲台上面对学生严肃久了的原因吧!

记得我刚上初中那年,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婆婆去世了。半夜,我睡得正香,堂哥进屋将我喊醒,说是婆婆快不行了,叫我去堂屋里和所有家人一起为她送终,并称是父亲叫他来喊我的。我一听说婆婆要死了,吓得赶紧捂住头,说啥也不起来。堂哥掀开我的被子,有着不起来不离开的架式。母亲回屋取东西,知道后,才没有让我起来,说我胆子小。

我在漆黑的恐惧中不知是怎么睡着的,当晚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一概不知,至今也想不起来。

第二天早上,院子里人声鼎沸,在大人们的吵闹声中,我起来得比以前都早。

刚起床,父亲就拉着我去堂屋,只见他边走边哭:“儿子,你婆婆告老了。”我明白他所说的告老是死了的意思。我虽说心里很害怕,但有父亲牵着手便忘记了怕。我和父亲进了堂屋,看见婆婆穿了厚厚一身青衣,直直地睡在一张门板上,父亲已泣不成声,我也一下子放声大哭起来。

之前,父亲在我印象中显得那么铁石心肠,那么不令人亲近。没想到,父亲同样有温柔心肠。他也会哭,也会流泪。

如今,父亲离开我们都5年了,我每次想起父亲就会想起他流泪的那一幕,难免要伤心好一阵。在父亲永远离开我的那天,医院里,众人面前,我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过一场。

人只有今生,不要相信会有来世。父亲的眼泪永远流在我的心头,流不尽我一生的回忆。


来源:晚霞报2019年8月30日 星期五 总第5223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