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凫上水

□ 徐建成

2019年08月30日


一说起“凫上水”(成都方言,指游泳时向上逆水而游,其比喻义包括讨好上司,走上层路线等),就会想起一段难忘的少年时光。

那时候,成都市城区内还说得上是水网密布,仅新西门现在的一环路之内,我就记得有御河、金河、百花潭;还有被我们用桥名代称的河段:三洞桥、十二桥。印象中的御河水很浅,不记得有小娃娃在那里游泳的情景。而我上小学时天天都要跨过的金河,天热时会有些半截子娃娃在河里耍水。这两条分别是穿城而过和绕皇城而流的河,在40多年前就消失了,也没有留下我在那里学过游泳、打过“眯头”、凫过上水的回忆。

我学游泳是在三洞桥水闸下,水深大约有一米,由我们小学体育老师带着去的。老师亲自下水教,我们学得也很快。几堂校外的连堂体育课后,我就敢跟着五六年级的大同学到水更深一些、河更大一点的郊区摸(磨)底河去游泳了。

我们这些放学后私自下河游泳的小学生晓得游泳要注意安全,游泳地点选择在距摸(磨)底河大桥不远的上游,水势平缓,深浅也合适,只有河心最深处才淹得过我们的头顶。我们在河里学分水,学栽“眯头”(潜泳),学仰泳、学浮游,玩得很开心。后来,一部分体力好水性好的同学去“拉长滩”,即从下水处开始游,穿过桥洞,一直要游到桥的下游很远的地方才起来。我们小一点矮一些的同学不敢去拉长滩,怕大桥的下游水深不安全,就在上游搞起了“凫上水”的比赛。凫上水就是与拉长滩顺水而游相反的逆水而游,很费劲的。我们人小,也不懂凫上水与当时报纸上说的“力争上游”的意思是不是一样的。

四五个小学生站在水里,听水边裁判一声“预备起”,便纷纷扑进水中,用各自的泳姿奋力向上游游去。有的是剪水,有的是蛙式,有的分明还是狗刨爪,一时人头乱动,水花四溅。毕竟是小娃娃,人小力弱,游不了一会儿,就有些力不从心了,明明是凫上水向上游,可有的却被水流冲到了裁判的下游去了。这时,裁判大吼一声:“停止、停止。”运动员们便立即原地站起,彼此前后观望这轮比赛的结果。

这轮比赛的最后一名被取消了参加下一轮比赛的资格,同时被大家提拔担任了下一轮的裁判。于是,休息片刻、打闹片刻之后,新一轮的凫上水比赛又在水里进行。新任裁判虽然没有口哨,但站在水边的神气样,一点也不比真正的裁判差劲。


来源:晚霞报2019年8月30日 星期五 总第5223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