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70年,我的祖国我的家”征文

两次机遇圆了我家“一代胜过一代”的梦想

□ 李启明

2019年09月06日


也是机缘凑巧,在我家的3个孩子的成长中,正好赶上国家的重大决策调整,给我家带来了两次工作调动,促成了孩子们自觉走“智”“强”之路,进而实现了我“一代胜一代”的梦想。

我家的第一次工作调动是1975年仲夏时节。我工作的单位是核工业209队第5队(队部在昆明郊区的晋宁县),这个铀矿地质队却因工作区域辽阔,高度流动分散,职工子女长期处于上学难、升学无望的状态,于是队领导决定调我老伴杨官玉(她是教师)从四川隆昌来队办学并承担教学任务。

对此,我十分高兴:一方面我和老伴结婚15年来的长期分居状况可就此结束;另一方面我家的3个孩子上学升学难的问题也就得到解决,进而为他们这一代在“智”“强”上超过我们这一代奠定基础。老伴和相关的教师们一起于1976年即办成了从小学到初高中,级级俱全的职工子弟学校。我家的3个孩子则分别在初小、初中和高中插班就读。在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学年即有10名高中毕业学生报考高等院校(包括我家大女儿),结果有9名学生考上了较有名气的高等学校(我家大女儿考上云南大学)。也就在1977年,这所职工子弟学校被评为昆明市教育系统先进学校,老伴被评为先进教师,出席了1977年11月12日昆明市教育系统先代会。

就是在这所学校里,我家的孩子养成了不怕艰苦,好学上进的习惯。我家的第二次工作调动是1981年金秋时节,我和老伴一起从华东268队(即原209队第5队)的所在地江西玉山调回四川乐山的核工业585所(后改名为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这时正是国家改革开放向纵深发展的时期,核工业585所已被确定为核工业系统的第一批重点开放的单位,由单位办的子弟学校在教学设施和教学水平上,比铀矿地质系统的子弟学校更胜一筹,很利于孩子们的学习。

在1987年单位为解决职工子女就业的招工考核中,我家二女儿和儿子都被录取在本单位工作。但他们都不安于就此止步,二女儿在财务会计的职务上继续自学并积极参加国家注册会计师的资格考试,到本世纪初即达到了所有项目的合格标准,成为了财务战线上的一名业务骨干;儿子则充分利用电子技术基础较好的优势,不断开发新产品,虽然面临诸多磨难,曾出现过连续数月领不到工资的窘境,但他毫不退缩,在获得单位“停薪”和“自谋工作”的准许后,于2005年全力以赴地投身到一家纯民营性质的企业中,与单位的下岗职工、留用人员及新进的大学生等一起,着力开发新产品,不断提高生产效率、改善员工生活福利待遇。十多年来,他们的产品开发已获得国家专利35项,产品已由国内远销到了朝鲜、韩国、印度等国,从上到下,都有获得感、荣誉感和归属感。

现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家的第二代在“智”“强”的道路上已远远胜过我们这一代了,而第三代又已在“智”“强”的道路上初显出超过第二代的峥嵘。我也满有信心地注视着他们的发展。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新中国,离不开共产党的正确领导!


来源:晚霞报2019年9月5日 星期四 总第5226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