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 李永康

2019年09月06日


古时候,人们把芦苇叫蒹葭。《诗经》中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西汉毛苌注释《蒹葭》时说:“苇之初生曰葭;未秀曰芦;长成曰苇。苇者,伟大也。芦者,色卢黑也。葭者,嘉美也。”

话说西汉之前,有一年冬天,成都温江有一穷人家的孩子高热不止,家里人什么土办法都用过了,比如用冷水惊,用草纸沾尿液敷额头,不但不见效,人开始还能说胡话,渐渐就不省人事了,病情十分危重。这家人不得已,才去请医生。这医生把了脉,给他们开了一味药叫“羚羊角”。还说这药本地没有,要到外地去抓,价钱也很贵,心善一点的卖十两银子一克,五克就要五十两。

这家人住在紧邻河边的茅草房里,墙壁也是用蒹葭杆夹的,住的板凳都是在河滩里搬来的扁平鹅卵石,他们以打渔为生,一贫如洗,要一两银子比要他们的命还艰难。医生摇头叹息着走了,一边走还一边抹眼泪。

医生走后,这家人就放声大哭,一个活生生的生命眼看就要没有了,怎能不伤心呢?哭了一会儿,孩子的父亲拿了一把锄头出门了。孩子的母亲以为他要去挖坑埋人,更哭得伤伤心心。

不到半个时辰,只见孩子的父亲提了一大把洗得干干净净的草根回来,冲进灶房,舀了二瓢水到铁锅里,把草根放上,燃起火就煮。待草根煮软了,孩子的父亲舀起来两碗深棕色的水,再拿一个碗分了几下,尝了尝不烫了,就叫孩子的母亲扶着儿子的头,把水灌给他吃了。然后两个人就坐在床前守着一言不发。

半夜的时候,母亲先是听到两声异样的叫声,然后她摇醒伏在床边的丈夫。他们听到儿子说口渴,要喝水。他们舀来水喂给儿子,一摸额头不烫了。儿子喝完水,又说肚子饿,他们又去给他弄吃的。儿子吃了又睡。天亮的时候,儿子先起了床,到院坝里滚铁环。夫妻俩高兴得直抹眼泪。

妻子问丈夫:“那草根叫啥名?”丈夫说:“我也不知道啊。”妻子又问:“那你咋晓得去挖它的根呢?”丈夫说:“每年冬天的时候,我们把这种草割下来,还用火烧它的桩头,那草却烧不死,第二年开春又发芽长新苗,我就想死马当成活马医,挖点它的根熬汤给儿子喝试试。”妻子夸奖丈夫说:“你脑壳还真灵光。”

从此,左右邻居再有人家有发高热的病人,这家人就叫他们到河边塘边挖这种草的根熬汤喝。后来大家也知道这草的名字叫蒹葭了。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称赞蒹葭是不花钱的中药,这也是温江河边蒹葭特别多的原因。不知何时,温江人普遍把蒹葭叫芦苇,有诗云:“迎风摇曳多姿态,质朴无华野趣浓。”芦苇花开,也是温江河边一道美丽的风景。


来源:晚霞报2019年9月5日 星期四 总第5226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