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又到中秋月圆时

□ 王世雄

2019年09月06日


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又将来临。看到商店里琳琅满目,堆积如山的各种月饼,让我想起了40年前,拿着票证和钱在全城都买不着月饼的往事,真使我感慨万千!

在“文革”结束那年的中秋前,我从乡下农场回到成都。当时家中只有九旬高龄的老祖母。离中秋节还有一个礼拜,老祖母拿出了一张号票和二两粮票,叫我去买月饼,准备中秋节时吃(因我还在乡下,两婆孙只有这一张买月饼的号票)。那时,一张号票再加上二两粮票可购买4个酥皮月饼或4个麻饼,或两个广式月饼。拿上票证,我并没有马上去买月饼,想到时间还早。又怕买早了,万一等不得吃了,过节时又拿啥子来吃?

可是,我严重地失误了!

中秋那天,我一早就借了邻居家的一辆旧自行车,出门去看一个同学,顺便买月饼。临出门,老祖母丢下一句话:“你今天买不到月饼,就不要回来了!”我心想:今天是中秋节,肯定要把月饼买回来。

我骑车来到盐市口、东大街、春熙路、总府街、骡马市、西大街逛了一圈,却发现大小商店里没有一家有月饼卖。我感到十分诧异,向售货员一打听,才知昨天吃了晌午过后,好多商店的月饼就卖空了。一听此话,我开始紧张起来。同学那里我也无心思去了,赶紧买月饼要紧。我依然抱着侥幸的心理,按照传统的思维,骑车到城边边看看,认为那里人少,总会买到月饼。我马不停蹄到了九眼桥、牛市口、东郊、驷马桥、火车站、西门车站、青羊宫,没有!这时我感到又累又饿又渴,一问时间,已是下午3时过。在青羊宫花6分钱、二两粮票买了一个白面锅盔,勉强充一下饥,我又骑车到光华村、苏坡桥、簇桥、红牌楼走了一圈,仍然没有月饼卖。我彻底绝望了,怎么向老祖母交代啊!

无奈,我只好垂头丧气地往回走。天擦黑时回到院子门口,我不敢进去,站在那里发呆。住在铺面上的张婆婆看见了我:“牛儿(我的乳名),你咋个才回来哦!你们婆都到门口来望了你五六道了,还不快回去……月饼买到了吗?”

“哎!就是没有买到月饼,要是买到了,我早就回来了。硬是不听老人言,必定受饥寒。我要是早听我们太婆的话,把月饼买回来,哪找这场事哦!”我凄凄地回答道。

“未必你今天就不回去了?”“我们婆的脾气你老人家是晓得的,没得月饼我咋个敢回去嘛!今年不晓得是咋个搞起的,拿到票都买不到月饼。”我不满地说。

“哎呀……算了!不要抱怨了。我们家月饼还没有吃,你先拿两封(一封两个)回去,把你们老太婆安顿了。”说着,张婆婆进屋去拿出两封月饼来。我一见,急忙推托:“那咋个要得喃,我把月饼拿走了,你们一家人又吃啥子嘛?”

“我们人多,一人少吃一个就是了。你实在觉得过意不去,过两天买来还我就是。”张婆婆真诚地说。

我千恩万谢谢过张婆婆,拿着月饼回到家。老祖母虽然抱怨我回来得太晚,但见我买回了月饼,也就未再多说。

晚上,老祖母拿出月饼,把包月饼的纸打开,将一个月饼用刀切成4牙,放在盘子里,叫我和她一起过节吃月饼。我含着眼泪,望着那没有月亮,黑漆漆的夜空,心酸地吃着月饼……

那中秋,那月饼,深深地印在我的心中,让我永远也无法忘记!


来源:晚霞报2019年9月6日 星期五 总第5227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