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我的快乐之旅

指南婆婆

□ 周云海

2019年09月06日


这趟杭州临安之行,主要是慕名那里的神龙川和太湖源头,相邻神龙川的指南村原本不在游览计划之内。归途日,经在神龙川风景区工作的朋友介绍,我们驱车那里午餐,捎带看看指南村古村落。

一路淅沥的秋雨,一路蜿蜒的山道。满眼葱茏,山溪奔流……不多时间,在左侧山道旁,我们看到一个不大不小的池塘,这就是指南村的“天池”,海拔550米左右。我没有去过安徽宏村,这片面积约1000平方米的古塘,据说有些像宏村的方塘。现在,许多著名旅游场所和景点大都人满为患,坐落在天目山系指南山腹地的指南村,没有被旅游经济过度开发,游客稀少,山民散居,这样恬静安然、邈远超然的古村落,宏村只能留它的岁月深处,想必是再也回不去了。

我们在朋友联系好的“望枫楼”歇脚用餐。餐厅面对池塘,桌椅干净,环境清静,没有旁客,唯有我们一行6人用餐。一条鱼、一锅鸡汤、四五盘菜蔬,一大盆上好的米饭吃完了又添,才200元,吃得酣畅。

餐毕,我说去塘对面掩卧在山坡间的古村落走走,但同伴们懒得动。刚才在厅外廊檐下旧竹椅上静坐的满脸褶皱、形容枯槁的灰发婆婆,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说:“我带你去。”啊?吓我一跳。“您这么大年纪,怎敢让您在雨中给我做向导?”婆婆自信地说:“我一直在村里走动的。”

谢过婆婆,我和她打着伞,一前一后地沿塘岸走向山坡的村落。

去村落的路,是一条宽宽的上坡村道。进了指南村落里,一些高高低低的石径、台阶通向散布在各处的民宅和村中景观。

婆婆穿着旅游鞋,打着雨伞信步在前。我在后面小声地追问:“婆婆,您累吗?”“不累。”婆婆步态安稳,气息平常不喘。

“婆婆您今年高寿?”“82岁。”

……

婆婆引领我观览村落,告诉我山村景色:“这是株千年银杏,是村里的树王;这株红枫树上长了一个大瘤,你看像不像爬在树上的一只大乌龟?这叫金龟下凡;这是明清年代的古宅,你过去看看,我等在这里。”

“喏,这里有口古井……”

我见过各式各样的水井,指南村里的这口古井(据考证已有1000多年历史),让我惊讶,开了眼界。丰盈的井水不仅甘淳清凉,还汩汩涌出高高的井栏,遍地流淌。

指南村的最佳景观处,是位于村落背后上方的视野无遮拦的宽大木制观景平台。从这里可以向西向北眺望巍巍壮观的山乡梯田和层峦叠嶂的远山青黛,还有缥缈于半山腰的梦幻云海。

枫杏环村,粉墙黛瓦,古塘深深,白云悠悠,深藏在连绵群山里的指南村,让我体验了“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的诗意。

尘世,会有很多生命中的缘,或长或短;人生,会有很多世俗的迷惑,需要引领指南。婆婆,您和我只有一面之缘,今生您我不会再相遇,但我心里会永远记着年迈苍苍的您——指南婆婆!


来源:晚霞报2019年9月6日 星期五 总第5227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