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两个月饼的旅行

□ 杨力


30年前,我还是一个偏僻山村的应届高中生。那年高考发榜,我以几分之差名落孙山,考虑到家庭的窘境,我决定外出打工。

因为没有任何手艺,我只能在一个工地上给别人打下手。工地很枯燥,没事的时候,我就拿出高中课本闲看。工地老板看在眼里,说我是高考贼心不死,我回敬他说是雄心。

我在工地上干了差不多一个月,收到了母亲的来信,字眼里都透着希望。母亲说,她和父亲把家里的耕牛卖了,攒了钱准备让我报补习班。

我立马去向工地老板辞职。工地老板十分不悦地把我瞪了半晌,突然又叹气笑了,摸出100元钱递到我手上说:“我就知道你八成干不长久,天天看书,‘贼心’不死呢。得了,按理你没干够一个月,一分钱也拿不到,但我佩服你还有志向,这点小钱,就当是为一棵小树苗投资。”

我千恩万谢,刚转身没走两步,工地老板又从身后叫住了我。他递上来两个盘子大小像烧饼样的东西,拍拍我的肩头说:“过两天就是中秋了,这本来是给工地上的兄弟们中秋节准备的,你拿两个带在路上吃。”我哪里敢吃,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真正的月饼,我要带回去和父母分享。

回到家见到父母,我开心地拿出了两个月饼,正要用刀切开,母亲用手挡住了。母亲说,月饼先留下,因为错过了报补习班的时间,还不知道学校收不收。母亲的意思是,给老师送点礼物,包括那两个月饼。

母亲带我去了学校,她的提篮里装着自产的水果和鸡蛋,还有蒙着简单外包装的那两个月饼。我们找到了班主任,班主任老师十分欣喜,她握着我母亲的手一个劲地说:“学校一直希望你儿子回来补习,他成绩很好,再努力一年,一定可以圆梦。”

母亲大喜,嘱我递上提篮,班主任老师一个劲推辞,实在推辞不过了,留下提篮又把我们送到了车站,帮我们买了回乡下的车票。车子快启动时,班主任塞给我一个口袋,打开一看,是两本课外辅导书,还有那两个月饼。

那年中秋节的月亮特别的圆,为儿子操劳半辈子的父母和我坐在院坝前,幸福地细细品味月饼的滋味。我望着天际,突然觉得人和时空的距离就像人的理想一样并非遥不可及,那两个飞来飞去的月饼,那个善良的老板和像母亲一样给人温暖的老师,还有那头为了我的前程而过早牺牲了自己前程的耕牛,都让我的心有一种从没有过的感动和踏实,直到30年后的今天,还记忆犹新。


来源:晚霞报2019年9月12日(第5230期)星期四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