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听老父亲讲老家巨变

□ 郎德辉


我的老父亲今年已是96岁高龄,他漫长的一生见证了新中国70年风雨兼程一路芬芳的征途。

父亲曾对我们讲述,他的老家在川中丘陵地区的乐至县农村,那是一个遍布石头的地方。在他儿时的记忆中,那一片片山坡覆盖着薄薄的一层红土,经日晒雨淋,红土流失,裸露的山坡就变成了一块块大大小小的石头横七八竖地堆积着。可想而知,在这样的地方种庄稼,能有多少收成?!由于乐至地处沱江与涪江的分水岭上,解放前几乎没有水利设施,农民们过着靠天吃饭,望水兴叹的苦日子。

后来,父亲讲得最多的是,新中国成立后,乐至人民大兴水利,修建了许多水库、山湾塘,从根本上解决了农田灌溉问题。后来又大搞植树造林,使曾经“生长”石头的地方,变成了一片片绿色。从此,老百姓的生活犹如“芝麻开花节节高”。

前些年的一个夏季,我陪老父亲回了一次老家。这天,汽车行驶在乐至的乡村公路上,父亲透过车窗看到公路两旁一闪而过的农民修建的二三层楼新居,房前屋后种满了花草,地里的庄稼长势喜人,竟像一个老顽童打起哈哈来,不停地啧啧赞叹。到达老家的乐至大佛镇,正是赶场天。我和父亲穿行在集市上,看到鳞次栉比的商店里商品丰富,赶集的老乡穿着时尚,父亲再也沉不住气了,他边走边说:“德辉,你可不晓得,在改革开放前的70年代,我回过一次老家。那些年月,农村哪有这么宽的公路,这么好的楼房。当时的农村公路大都是‘天晴一把刀,下雨一团糟’。道路两旁都是些色彩灰暗的泥巴墙平房,哪有这么繁华的乡镇街道,和各种生活用品、生产资料俱全的集市?农民哪有闲心种花草?一天到晚忙着出工,一天的劳动日,顶多值一二角钱。十天半月社员碗里难见一点油荤。”

父亲讲到这里,点燃一支烟,继续说道:“自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中国改革开放开始,在农村推行包产到户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打破了大锅饭,调动了广大农民生产的积极性,每家每户精耕细作,粮食丰收了,猪也养好了,过上了称心的好日子。”

这次回到老家,我和父亲赶了场,买了一些礼物,便到了离大佛镇三四里路的二姑妈家。父亲虽然年龄大了,但头脑清醒,仔细观察着老家发生的巨大变化。这天,他当着我二姑妈的面对我说:“你看你二姑妈家,这些年不仅修了楼房,幺儿子还买了货车跑起运输来。他每个月跑运输的钱,比你的工资还要多得多。”看到父亲的高兴劲,我在他面前连连点头称是。

父亲还未尽兴,这时他突然把我从客厅里拉出二姑妈的四合院。他手指对面山坡叫我仔细看。这时我的眼前一亮,楼院对面的坡上红艳艳的紫荆花开满整个山坡,在绿色植物的衬托下美极了!恰似一轴淡淡的山水画,一道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美丽风景。

此时此刻,已经陶醉在老家巨变风景中的老父亲还有讲下去的冲动,我看着老人家,给他送去一个微笑,并做出聆听状……


来源:晚霞报2019年9月17日 (第5231期)星期二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