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秦淮河遐思

□ 杨旭昉


泛舟秦淮,聆听丝竹,感觉八朝都城多少楼台烟雨中的沧桑和凝重。斑驳的古城墙,满是散落的悠悠记忆。

旧时王谢两大家族的繁华鼎盛,时过境迁,也不见燕子飞去飞来,只留下一条小小的乌衣古巷让人缅怀。

江南贡院严肃紧张的乡试气氛,虽留有吴承恩三次名落孙山的遗憾,却激发他发愤图强,写出长篇巨著《西游记》而流传后世。而从江南贡院那扇红漆大门里走出来的官宦名流、文人雅士,也只能在戏剧舞台上看到他们的影子。

曾经名满江南,美艳多情,歌艺出众的秦淮八艳,早已人去楼空。唯有那忠贞不渝,淫威不屈的李香君,以头撞地,血如泉涌,点笔成孔尚任手中《桃花扇》的悲壮和美丽。

15年前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在晚晴楼,我曾与友人倚窗而坐,品秦淮美食,观秦淮风光。轻风徐徐吹来,回味诗仙李白“风吹柳花满店香”的那分惬意,凉爽之极。

今天的秦淮河畔,又恢复了往日五彩缤纷的闹热场面。依然是桨声灯影,杨柳依依,摩肩擦背穿行于此的却是寻常百姓。只不过如今的寻常百姓是意气风发,精神饱满,文明向上的现代都市人。

小桥流水,秦淮人家。

秦淮河流经的千年烟雨,注入现代文明的兴奋剂,成为传统与现代、高雅与通俗相融合的典范。


来源:晚霞报2019年9月17日 (第5231期)星期二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