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一台旧风扇

□ 苏学


我家有一台旧风扇,跟随我们已35年了。几次搬家,我们都没舍得将它扔掉。至今,它还在为我们发挥着“余凉”。

1983年初,组织上一纸调文,将我从一所中学召唤到了县级部门。当时,机关给我分了一间单身宿舍。七八月份,当小学教师的妻子带着不到3岁的女儿,也挤到我这单身宿舍里来过暑假。这房间,系筒子楼的一格,仅10来平方米,狭小的空间里堆放着杂七杂八的东西,同时还要容纳3个人在里面生活,从门外是很难透进一丝丝儿风来的,暑天里那真个是“暑”啊——闷、热、憋屈、难受!

为了调节空气,给房间降降温,为了让妻子、孩子少遭暑热的罪,经与妻子商量后,我们从微薄的工资里挤出几十元来,打算购买一台电风扇。我们上街转了几圈,走了好几家电器店,终于相中了一款名为“新生”牌的座扇,系四川新生劳动工厂生产。

这风扇其貌不扬,没有花里胡哨的装扮,没有一般用不着的这功能那功能,主业就是造风,给人们送清凉。这家伙经拽(经得住摔打),朴实厚重,基座稳,风力十分强劲。在那个暑天,以及后来的很多个夏日,让我们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这玩意儿给我们送来的清爽,它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诸多愉悦和欢欣。

后来,随着社会的进步,我们家和其他很多邻居一样,也陆续添置了空调、落地式风扇等。然而,这台老式旧风扇却一直没舍得扔掉,在我家尚未安空调的厨房兼饭厅等处,继续默默地为我们发挥着送清凉的作用。


来源:晚霞报2019年9月20日 (第5234期)星期五 编辑 何一东